广告
广告

【中美关系】“习特会”能否驱散中美贸易战的硝烟?

文 / Linda 2017-04-12 07:58:58 来源: FX168财经网
广告
广告

2017年4月6日至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举行会晤。鉴于两国在当今世界的影响力,这场“习特会”广受世界关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Yves Tiberghien教授认为,“习特会”是数十年来最重要的一次双边首脑会议,全世界都停顿下来,瞩目地球上两个最强大男人之间的激烈交锋,以及衰落的超级大国与日益强大的挑战者之间的痛苦对抗。

习近平与特朗普会晤 图片来源:新华社 FX168财经网

从此前的中美关系来看,这场“习特会”确实意味着一场激烈交锋或“痛苦对抗”。竞选期间,特朗普大肆指责中国操纵汇率;上台后,又是与蔡英文通电话,挑战“一个中国”原则,又是推动“萨德”入韩,刺激中国人的政治神经,可以说为中美关系蒙上了厚厚的阴影。3月30日,特朗普还在推特上发文,称“下周与与中国的会晤,将非常困难……我们再也不想拥有巨大贸易赤字,也不想失去工作岗位。”31日,他签署了两项行政命令,要求商务部调查造成美国贸易逆差的“贸易滥用”和“非互惠行为”,并且寻求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的具体办法。

2016年,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高达3479亿美元,占其贸易逆差总额的近70%。特朗普的抱怨和行政命令,显然主要针对中国而发。因此,特朗普必定是带着一肚子怨气,接见中国领导人的。

特朗普签署两项贸易保护行政命令 图片来源:SZTVNEWS FX168财经网

事实上,美国智库和主流媒体,也没对“习特会”抱有太大期望。他们认为特朗普对中国事务缺乏基本了解,没有明确的对华立场和战略,同时又极度自以为是,不但与媒体关系紧张,而且往往拒绝高级智库的理性建议。简言之,很多人觉得特朗普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个问号,根本谈不上构建一套成熟的对华战略。

现在看来,美国智库和媒体有点低估了特朗普团队。特朗普团队对中国领导人的细心接待,对孙辈演唱《茉莉花》、背诵《三字经》的精心安排,与中国领导人的顺利会谈,对中美全面对话机制及“百日计划”的认可,都反映出他们并非鲁莽无知、毫无章法。相反,真正到了节骨眼上,特朗普团队头脑清醒,礼节周到,了解对华事务的复杂性,知道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行事,而是必须寻求合作。

特朗普外孙女演唱《茉莉花》图片来源:新华社 FX168财经网

“习特会”确立的中美对话机制,包括外交安全、全面经济、执法及网络安全、人文和社会四个领域。我们现在尚不能确定,这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能否化为解决中美冲突的有效途径,但是它们至少意味着,火星碰地球般的中美贸易战争,短期内不会出现;中美双方也不会诉诸单边行动,完全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总之,无论经济还是政治,中美之间应该暂时都不会有“擦枪走火”的危险。

但是,未来几年内,中美之间能否由“全面对话”,找到化解经贸冲突的途径,实现深度合作,则仍然充满着不确定性。目前,中国在对美贸易中,始终保持着巨额顺差地位,理所当然希望维持现状;美国在对华贸易中,不仅年年陷入巨额逆差,而且由于工厂外迁,导致工人失业或生活水平下降,一直试图改变现状。因此,中美之间的不确定性,主要来自于美国。准确地说,主要来自决定其对华政策的特朗普政府。

特朗普政府的对华贸易政策,将主导着中美经贸关系的中期走向,而在“习特会”创建的全面对话机制之下,特朗普政府的对华贸易政策,又取决于三种力量的共同塑造。

第一种力量是美国国内的主流阶层。这些人作为全球化红利的分享者和认同者,主张理性看待中国崛起,希望中美走向合作而非对抗。他们大都是民主党的支持者,要么极度反感特朗普,要么试图改变特朗普。而特朗普作为“草根”代言人,则主要关注如何扭转贸易逆差,如何增加工人就业,因而对主流精英的主张或建议,往往嗤之以鼻,拒绝接受。但是,从“习特会”来看,特朗普政府实际上并没有“背叛”主流阶层,他们在中美会谈中所展现出的理性姿态,所体现出的对中美传统关系的基本认可,都是主流阶层所期望的。

第二种力量是支持其上台的草根阶层。这个阶层在全球化中失去工作,或者生活朝不保夕,怀有深深的失落感。他们痛恨全球化,痛恨支持全球化的美国政府,希望选出一个敢于向体制“开炮”的人,重塑国内外政策,让自己重归中产阶级行列,让美国“再次伟大”。特朗普就是他们选出来的代言人。特朗普上台以后,必须兑现自己的竞选承诺,将美国从高额贸易赤字中解脱出来,并让草根阶层过上中产阶级生活。这是特朗普政府的核心施政纲领,也是主导其对华经贸政策的关键因素。

反对“政治正确”的特朗普 图片来源:CBC FX168财经网

第三种力量是中国的对美经贸政策。特朗普政府在制订对华战略时,当然会以自身需求作为出发点,但是中国政府的对美政策,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特朗普政府的实施手段。如果中国以开放、合作的姿态,积极与特朗普政府接触,推动其深入了解中国事务、理解中美关系的复杂性,特朗普团队中的稳健派可能就会占据上风,推动其在对话的轨道上寻求解决冲突的手段。反之,激进派就有可能成为主导,使得对话机制困难重重,名存实亡。

目前来看,美国主流阶层和草根阶层的诉求,都是非常明确的。当这两种诉求相对平衡时,特朗普政府可能就会坚持中间路线,即除非迫不得已,不会采用激进方式解决问题,而是尽量通过经济谈判,挽回对华贸易的颓势。特朗普上任不到三个月,便从“声讨”中国骤然转为“对话”中国,就是这两种诉求大致平衡的结果。

至于中美对话的结果,则取决于美国的“要价”和中国的考量。在当前的条件下,特朗普执政团队面临重重掣肘,且美国不能离开中国贸易的支持,故而漫天要价的可能性不大;而中国将维护主权统一和周边安全视为核心利益,且闲置资本众多、经济体量庞大,在经济贸易谈判中具有一定松动余地。如此一来,中美两国在全面经济对话机制中,双方达成共识的可能性较大,出现贸易战争的可能性偏低。

但是,如果美国国内的两种利益诉求失衡,特朗普政府的选择余地就会大大缩减,就必须“选边站”。到时,中美经济对话的难度便会随之升高。此外,即使特朗普政府处境依旧,而如果中国在十九大以后,出于各种各样的考量,不愿或不能在经贸谈判中做出相应的松动,特朗普求助贸易战的机率同样会大幅度升高。

总之,“习特会”应该能够消除中美“擦枪走火”的危险,但是能否驱散中美贸易战的硝烟,还要看美国国内政治及中美双方博弈的结果。

(胡家骏先生独家为FX168财经网提供此篇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姓名,感谢配合!)

版权申明:FX168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原作版权,但因数量庞大无法逐一核实,图片所有方如有疑问可与我们联系,核实后我们将予以删除。

分享到:
FX168财经APP下载

关键词阅读:加拿大中国美国胡家骏唐纳德特朗普习近平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