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逆差是读懂特朗普外交的一把钥匙-FX168财经网

FX168财经网>胡家骏>正文

贸易逆差是读懂特朗普外交的一把钥匙

文 / Linda来源:FX168财经网

广告
广告

特朗普在贸易战的道路上,已经越走越远。他不仅掀起与中国的贸易战,而且对加拿大、欧盟、墨西哥、日本等传统盟邻毫不客气。最近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访问时,他甚至声称欧盟是美国贸易上最大的敌人。半个世纪以来,美国总统如此对待盟邻,如此声讨欧洲盟友,实属少见。当然,7月25日,特朗普又画风突变,与欧盟主席联合宣布停止贸易战。

美国在特朗普带领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到底有没有一条主线?

纵观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及相关言论,可知贸易逆差是关键中的关键。美国走到今天这个程度,不惜与全世界开战,皆源于特朗普的一个论断:现行贸易体系对美国是不公平的,几乎每个国家都在赚美国的钱,为美国造成了巨额贸易逆差。他的核心施政目标,就是借助贸易战,迫使其他国家降低关税、削除关税壁垒。

名副其实的美国贸易逆差

从统计数据来看,美国贸易逆差不是特朗普虚构出来的,而是一个事实的存在。根据美国人口统计局数据,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美国货物进出口基本平衡,贸易逆差微乎其微。即使进入80年代,美国对外贸易逆差(不包括服务贸易,以下同)亦非常有限。1990年,美国贸易逆差只有1000亿美元。此后十年间,美国贸易逆差才逐步扩大,十年间增长了2000亿美元。

不过,美国贸易逆差成为一个严重问题,是进入21世纪后。2000年,美国贸易逆差骤然增加至4360亿,较上年增加1070亿;2004年,美国贸易逆差增加至6550亿,较上年增加1230亿;2006至2008年,美国贸易逆差又跃升至8000亿。金融危机发生后,美国贸易逆差一度下降,但是随着其经济恢复,贸易逆差再度上升,又回到了7000多亿美元。在特朗普口口声声减少贸易逆差的2017年,美国贸易逆差已经接近8000亿美元(实际为7960亿)。

美国贸易逆差,图片来源:HowMuch

从逆差分布来看,美国货物出口能力下降是全方位的,而不是局限于一个两个国家。根据美国商务部数据,美国最近几年的十大贸易逆差来源国,分别为中国、墨西哥、日本、德国、越南、爱尔兰、意大利、马来西亚、印度和韩国,其中既有亚洲新兴国家,又有老牌欧美强国。美国能够保持贸易顺差的,仅有中国香港、荷兰、阿联酋、比利时、澳大利亚等。

在以上名单中,中国和欧盟为美国“贡献”了绝大多数逆差。2017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3752.28亿美元,占美国货物贸易差额的47.13%。同时,根据欧盟统计局数据,2017年欧盟28国对美贸易顺差为1208亿欧元,如果按照1.2:1的汇率计算,相当于美国对欧盟贸易逆差1450亿美元,占美国货物贸易差额的18.21%。

中国与欧盟合起来,为美国“贡献了”65%左右的贸易逆差。特朗普接受采访时,说中国是美国的经济敌人、欧盟是美国最大的贸易敌人,其依据皆来源于此。美国与中国、墨西哥、欧盟打贸易战,也是受此推动。只有与加拿大的贸易战,更多出于谈判策略或意气之争。

特朗普的贸易逆差逻辑

理论上来说,美国常年陷入高额贸易逆差,主要与两个因素有关,一个是美国制造业成本太高,产品没有价格优势,另一个是其他国家关税略高或有关税壁垒,无形中抑制了美国产品出口。特朗普削减贸易逆差的手段,基本上也是从这两个角度着手:对内大规模减税,降低企业负担;对外大搞贸易战,威胁其他国家降低关税或取消贸易壁垒。

根据相关数据,多数国家的关税税率确实高于美国。美国国务院Share America平台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制作了一份全球关税图表。结果显示,在全球各国中,冰岛关税最低,仅为0.21%;其次日本,为1.07%;澳大利亚继之,为1.41%。美国为1.68%,居第四位。英国、俄罗斯、墨西哥、中国、韩国和印度的关税税率,分别为1.95%、3.29%、3.84%、4.33%、4.65%、6.22%,都比美国关税略高。至于其他中小国家,更是大多在10%以上,巴哈马的关税甚至达到了25.74%。

全球各国关税税率示意图,图片来源:美国国务院Share America平台

数据统计平台Statista同样依据世界银行资料,制作了一份全球各国关税图标。在这份图标中,美国和中国关税较上图偏低一些,分别为1.6%和3.5%,而俄罗斯、墨西哥、印度关税则稍微偏高,分别为3.4%、4.4%和6.3%。

全球各国关税税率示意图,图片来源:Statista

不过,无论前图还是后图,都可以说明美国关税仅稍高于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而比大多数国家要低。欧盟关税比美国稍高,俄罗斯、中国、墨西哥、韩国关税是美国两倍多,印度关税是美国的近4倍。特朗普对其他多家的态度,大都可以从这里得到解释。

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关税低于美国,特朗普无话可说,所以很少公开指责他们。实际上,日本每年给美国造成接近7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位居美国十大逆差来源国第三位,并非无足轻重的角色。加拿大关税也低于美国,特朗普抨击加拿大,则是旨在对其施加压力,迫使其接受新版的北美自贸协定。同时加拿大在某些领域,比如奶制品,对美征收最高达300%的关税,让美国奶农意见很大。

在特朗普看来,欧盟不仅关税高于美国,而且设置很多关税壁垒,将美国产品拒之门外。欧盟每年1500亿左右美元的对美贸易顺差,根本不是靠公平竞争得来的。更为重要的是,欧盟与中国不一样。中国产品多处于中低端,与美国产品尚存在一定错位,而很多欧盟产品与美国产品旗鼓相当,属于“有你无我”的直接竞争,比如汽车、飞机和军用工业等等。因此,特朗普才毫不客气地说欧盟是美国最大的贸易敌人。

中国产品在档次上与美国有差距,但是由于出口数量庞大,为美国提供了接近一半的贸易逆差,自然成为特朗普的“眼中钉肉中刺”。墨西哥则不仅是美国第二大逆差来源国、最大非法移民来源国,还依靠低成本生产条件,吸引无数制造业巨头南下,对美国制造业形成了巨大威胁。因此,特朗普不惜以退出北美自贸协定为要挟,执意要求修订。

俄罗斯、韩国、印度关税也高于美国,但是具体情况略有不同。俄罗斯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无足轻重,每年还能为美国提供小额顺差,没有必要对其发力;韩国、印度关税比美国高,而且位列美国十大逆差来源国,按理说应该受到特朗普抨击,但是两国对于美国解决朝鲜核问题、制衡中国,都有不可替代的支撑点作用,所以只是略受特朗普大棒波及。

从上可以看出,特朗普的对外政策,并没有脱离正常人的逻辑。他只不过将传统美国的价值观,暂时放在一旁,而将贸易利益作为了首要衡量标准。不管盟邻还是对手,都放在贸易天平上重新衡量。只要有损美国经济,只要存在“不公平”竞争,无论是谁,都必须按照美国要求进行调整。

这是一种赤裸裸的商人思维。当然,对于厌倦了“政治正确”的美国选民来说,这恰恰是最务实的思维:不谈自由、不谈人权,甚至也不谈民主,只谈利益得失。

特朗普真的想颠覆秩序?

在2016年大选以前,美国贸易逆差已经存在了若干年,并没有成为政治的核心议题,更没有成为美国外交的核心议题。这个问题真正引起轩然大波,主要是特朗普竞选团队“塑造”的结果。

特朗普刚刚参加大选时,根本没进入美国政治精英的“法眼”。即使共和党大佬们,也没把他当回事。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要想“鲤鱼跳龙门”,必须出奇制胜,拿出足以吸引人的竞选纲领。事实证明,没有政治经验的特朗普,在把握人性上,比纯粹的政治精英还要精明。他提出的缩减贸易逆差、减税、驱逐非法移民等口号,句句戳中中下层选民的心窝。多少年来,已经很少有总统如此“务实”,如此“直言不讳”。

缩减贸易逆差的口号,之所以打动选民,是因为特朗普反复强调,贸易逆差里隐含着美国人失去的工作岗位。那些对美保持顺差的国家,通过不正当竞争占领市场,或者吸引美国制造业巨头,造成了美国工业的空心化。反过来说,那些保持对美顺差的国家,是以美国企业倒闭、工人失业为代价换来的。这种似是而非的解释,对于普通民众,最具吸引力。民众对于财大气粗的外来者、日渐崛起的新兴国家,早已“羡慕嫉妒恨”,经此特朗普一“点拨”,立刻认同了其中所谓的经济链条。

事实上,从美国最近几年的就业数据来看,贸易逆差与美国工人失业之间的经济链条,并不可靠。最近三年来,美国贸易逆差依旧不断扩大,但是其非农失业率却在持续下降。根据2018年6月美国劳工部数据,登记在册的美国失业人数降至44年新低,失业率也降至4%以下,成为18年来新低。现在的美国已经接近充分就业。就此而言,最起码可以说,贸易逆差并不会必定导致美国工人失业。

2017-2018年美国失业率,图片来源:Statista

但是,特朗普打开“潘多拉盒子”后,已经停不下来。他必须为自己的竞选承诺负责,也必须为自己的政治判断负责。更何况,他搭建的白宫班底,都是跃跃欲试、亟待一展身手的鹰派战将。

同时,执政一年多后,特朗普估计对贸易逆差又有了新的理解。他应该已经认识到,贸易逆差可能确实与选民的工作机会关系不大,但是却与美国的联邦赤字有关,与美国的长期经济发展有关,与美国的“再次伟大”有关。美国完全可以挥舞贸易战大棒,逼迫其他国家降低关税,弥补美国因为“不公平贸易”失去的利益。

在这个全球化时代,稍具经济常识的人应该都知道,贸易战并不是最好的解决问题之道。贸易战打起来,每个国家都会有“赢家”,但是每个国家也都会有更多“输家”。作为叱咤商海几十年的“老油条”,特朗普不可能不明白这些道理。因此,他肯定不会因小失大,为了贸易战而打贸易战,更不会为了扳倒中国而打贸易战。他的真正目的是打造一套有利于美国制造业的新贸易体系。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托马斯·萨金特说,他希望美国的关税行动,只是一场威胁降低关税和消除贸易壁垒的贸易战,而非事实上的贸易战:“如果最终贸易战确实发生,将会降低全球范围内的资源分配效率。最大的失败者,将是那些强加最多关税和贸易壁垒的国家。”

现在看来,萨特金所说的,不是一个期望,而是一个事实。特朗普威胁加拿大和墨西哥,抨击欧盟和中国,都是为了强制对方削除贸易壁垒或取消关税。7月25日美欧之间的联合声明,虽然操作起来势如登天,却再次透露了特朗普的真实意图,即零关税、零壁垒和零补贴。

美欧似要联手的姿态,让很多人深感震惊,以为世界又到了敌我分明、针锋相对的时刻。其实,问题并没有那么严重。中国离不开世界,美、欧以及其他国家,也离不开中国。特朗普对中国的要求,和对欧盟、加拿大的要求,没有本质性的不同。如果说有不同,也是欧盟、加拿大等国已做到,而中国上没有做到的市场化改革。

两百多年来的历史发展再三表明,真正决定中美关系走向的,主要是中国而不是美国的态度。中国以积极开放的姿态应对,两国则合;中国以消极保守的姿态应对,两国则离。

(胡家骏先生独家为FX168财经网提供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姓名,感谢配合!)

分享

相关文章

48小时/周排行

最热文章
  • 地址:香港观塘鸿图道51号保华企业中心2307室
    ©2018 FX168财经报社(香港)FX168 FINANCE NEWSPAPER CENTER
  • 网信认证AAA级企

    网信认证AAA级企

  • FX168财经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