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168财经网>企业>正文

火讯琅琊榜之专访亚洲多所顶尖商学院EMBA教授

文/womeng2018-06-14 09:50:33来源: FX168财经网人物频道

广告
广告

  本文来自三点钟火讯财经创世群,如需转载,务必注明来源。

  《火讯琅琊榜》是火讯财经社群的一档直播访谈节目,每期都会有一位重磅主持人担任“阁主”,邀请行业中重量级人物,每天一场直播分享,以社群论坛的形式,畅谈行业、趋势、技术,以更人文、开放的视角关注区块链,记录区块链的过去与未来。秉持专业、深度、准确的态度,用对话解析行业,以人物反映时代。

  第一期第九场

  袁煜明×周宏骐

  第一期,我们邀请到了火币研究院院长袁煜明作为首期阁主。

  火讯琅琊榜第一期的最后一场访谈,我们有幸邀请到了新加坡国立大学、港科大、北大等多所顶级高校教授、著名天使投资人周宏骐教授。周教授既有对学术体系的掌握,也有对诸多商业案例的经验,在访谈中信手拈来案例,深入浅出地为大家讲述了其中的商业逻辑,受益匪浅。

  以下为访谈实录整理: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一直想和周老师当面讨教,结果这将近一个月里始终未能凑上时间,直接在这里开始探讨了,在还没能私下统一口径的情况下。

  记得当时有幸得到您关注,是因为您看到我那篇《有生之年,区块链经济会让股份制消失》,您说希望探讨一下这个问题,不知道您怎么看?

  需要先说明的是,我从来没有说过股份制会消失,那个是媒体改的题目,我只是觉得股份制会被边缘化。

  自组织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朋友们,大家晚上好,刚刚看到袁院长发的这个有关于股份制会不会消失的问题。

  我们用一个例子来讲,现在全社会都很关注区块链出现了以后,会形成一种组织叫DAO。也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一个自组织,这个自组织里面,社会上有很多人说公司会不见,什么意思呢?我们用一个具体的例子来说。

  比如说一个亲戚身体不舒服,膝盖要做一个小手术,那么就要去一个医院。这个医院呢,很可能是一个股份制的医院,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医生。有仪器设备、有病床,这些就是所谓的中心化的组织。但是有了区块链之后通过自组织,那一个智能合约。所以一个患者够找甲医院的一个牛大夫,乙医院的一个牛护士长,住在丙医院,最后买丁公司的药。

  通过一个去中心化,就可以把这些生产要素,用一个c端自己组织起来,变成一个很快速的集合体。用一个智能合约把大家给集合起来。不过呢,我必须要说一点,这就是我们在商业模式上要说的,它要打破原来的交易结构。

  因为原来的交易结构里面对各式各样的生产要素,它是有一定的约束行为的,也就是用一些法律上商业上的契约关系把它捆绑住。所以有了一个新的、我们讲科技的方法,可是它要有一段的时间,才能够让大家适应。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哈哈,周老师,这点我和你的认识还不太一样,这种自组织未必是消费者去集成长尾供给,这样消费者会很累,可能是多个长尾供给在一个场所。比如a是上午在甲医院门诊,下午去乙医院动刀子,晚上在网上轻问诊,但对单个的病人来说,他只是去甲医院而已。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我们的认识里面,其实这只是最后服务的形式罢了。但是这种自组织,是不是消费者去集成或者是由其他的组织者去集成这其实都是可以的。但是由碎片化自己去集成的时候,跟由一些所谓的非中心化,但是不是那么碎片的人去集成,这只不过是把大的中心打散成为小的中心,这种组织结构也是有可能的,而且它在价值型的服务提供里面它是有很大的机会的。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您说的中心化的规模效应我认可,自组织不是意味着回到小作坊,例如鹿晗的粉丝能给鹿晗发热气球,摩天大楼*,这显然是大规模协作,但是是自组织。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我想自组织的形态非常多,您所谓的鹿晗的粉丝摩天大楼*,这都是属于社区型的自组织。他可能是在某一个事件当中很快聚集的一批人。每个人做同一个动作,这只是区块链的一种应用。

  但是,我想我们刚刚的议题是有关股份制会不会消失的,那意味着一个公司通过荷兰人所设计出来的股份制公司,他越做越大之后可以有规模效应,为社会提供服务,这种组织未来会不会消失。

  就我征询过非常多朋友的意见,如果他卖的是可口可乐或者是方便面这样的组织。事实上,在中心化的过程里面,尤其是交易型的产品,它还是有一定的规模效应和存在的价值的。

  但是如果是一种价值型的服务,尤其是非常高的定制化个性化的服务里面,未来可能会出现很碎片的自组织,不用通过一个股份制公司,自己能够重新的配置。我们叫重新的配置经济资源。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嗯,是的,还是组织形态的问题,我觉得如果成功的话,自组织的效率未必低于中心化的公司,医院的例子我说不好,毕竟我对医院的模式不够了解,但比如微软的windows和linux比,自组织的linux也没比windows差。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自组织的Linux也没有比windows差,这我们是绝对同意的。可是,自组织应该是有两个前提条件,第一个条件就是它还是需要一个,我们讲不管是公权力也好,或者是一个看不见的组织者,他先把这个组织的游戏规则,在最基层上做一个定义之后自组织才会有效率。

  第二个自组织里面可能不完全是碎片化的,他还是会分成很多的小V才能进行分工式的协作,最终造就了组织里面,不同生产要素之间,依照逻辑关系,整*为这个最终的产出。因为组织还是要分工才会有效率,这也是工业革命之后,一个公司里面,他会有财务有人力有各式各样垂直的职能。

  那他是需要我刚刚讲的这两点,第一个看不见的一个背后的组织者在帮大家定游戏规则;第二个,可能是要把大组织打散成为更多小V,但是此之间要有协作的逻辑。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哈哈,好,达成共识了,我也是类似的观点,所有完全标准品,且供给无限的供给不需要区块链。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这一点我倒是觉得们一定要把区块链的应用想成两个部份。对于整个社会来讲,或者是各式各样的组织来讲,它能够开源,它也能节流。开源是什么,就是在一个公司的组织或者是一个商业共生体中,它能通过所有人更加的投入绑定,能够扩大更多地参与,造就更多的销售和流通。

  但是,它在很多的组织里,能帮助我们降低它的摩擦成本跟交易成本。所以完全标准品,而且供给无限的,它不一定不需要区块链,它可以在区块链上面做到其他的降低成本的这个应用。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是的,自组织也需要机制设计、分工、分层,具体的相对理想的形态是什么样的我也还没想太清楚,也请周老师多指点。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所以我想重要的可能还是不同的公司、不同的组织它在应用场景之下、垂直场景之下,我们就场景谈场景可能就能够讲的比较有针对性。

  我要特别跟您说一点,在过去的这两百年尝试过非常多的自组织,譬如说我们到以色列他的这种基布兹,事实上是一种合作公社的制度。

  当时他们设计的时候就是一种自组织的制度。但是规模就做不起来,因为每个人都有话语权,这里面并没有百分之五十一的坐庄的人说他说了算,所以就形成不了具有执行力的一种挺近的快速效率的机制。

  所以机制的设计、分工、分成最重要的就是要满足一定的效率,大家在一个好的交通规则之上,车才开的快。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嗯,对,严谨的表述是,所有完全标准品,且供给无限的供给不需要区块链来激发生产力。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谢谢你的严谨表述。这种完全的标准品,它在一定的生产标准化流程当中他去卖的过程里面,事实上不一定是不需要区块链来激发生产力。

  如果用一种圈层的方式来卖的话,那区块链,如果发币,然后做成糖果,让他转贩售的过程里面,能够得到很多的激励,这其实也能够扩大销售额。这只是其中的一种可能性,所以他也不是不能用上区块链的。

  我想表达的是说,可能很难用比较广泛的方式来谈,这个对于区块链的设计,其实跟移动互联网的设计有异曲同工之妙,它都是必须基于在场景之下,去思考区块链怎么样能够协助他,要么提高销售,要么降低它的成本。它还是要在一个场景疑义的状态之下来说明这个事的。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是的,民主和效率永远是存在trade-off的。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同意。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是的,需要根据具体场景来分析。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您这儿所谈到的集体智慧,最终能产生效能,这是一个正相关的逻辑。但是我必须跟大家说明一点,就是在移动互联网来临的时候,我们当时谈到了一个东西,叫粉丝经济、社群商业。就是通过ugc的方式、让用户产生内容,同时帮助大家,然后在产生新产品。

  可是实验了三年的结果是,这个社会,并没有太多的集体智慧,就是并没有太多的社群能够长久的凝聚在一起,而且变成为高素质的集体智慧。这个里面就是,自发性的集体智慧,有的时候在没有坐庄的引导之下,它很难产生效能,这是过去这三年我们所看到的。

  事实上,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里面,达成的不多,在区块链当中,我们一定要注意是不是它真的能够激起大部分的人高度的参与,高度的投入,通过了集体的运作之后产生更高的效能,以及每一个个体得到分配。这是一个真命题,还是一个伪命题,有待时间的验证。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这点上倒也可能和过去不一样,过去是社区全靠热情和信仰来支撑集体努力,往后在区块链下有了token的激励,集体智慧能更好的发挥。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这一点,袁院长我要特别跟你讲。现在非常多的发币组织,动不动一发可能就发个十个亿的币。

  那么,这个十个亿的币里面,譬如说预售卖了百分之四十;百分之十五锁定给高管投资人;百分之十给节点记账矿工;百分之十给分布式聊天;百分之二十五用于奖励。真的分到了每一个c端已经是微不足道,我一直很怀疑这种激励里是不是真的能驱动大家这么样的激情,这个也有待检验。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是的,机制本身肯定是有待试错迭代来完善的,但这个方向是值得尝试的,有机会走出新的路子来的。

  币证分离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下一个话题,您在朋友圈分享过币证分离的话题,您对币和证是怎么区分的呢?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我想这点我是完全同意,我本人也是非常支持区块链对社会造成新的革新,改变生产关系,甚至生产关系回过头来提升整个社会的生产力。所以我刚刚说的这些话,它并不悲观。

  有关于币证分离的话题,我对币跟证是怎么区分的,我想来跟大家稍微说明一下。相信在整个圈里面,大部分的朋友对区块链都有一定的了解,那么我今天呢,想要从最简单、最基本的来谈一下,币跟证是怎么区分的。

  首先我们要讲,这个区块链的1.0版本大部分的共识是比特币,区块链技术的2.0版本大部分的共识是以太坊,我们先不谈3.0,我们就谈1.0和2.0的部分。

  比特币本身是什么?它就是用四到五层的软件写出来了一条时间链。每十分钟把一批记账的数据,可能是结构化的数据,也可能是非结构化的数据,把它打成一个数字包。

  这个数字包然后通过抽签抽到各式各样的服务器去帮它记账。所谓的服务器就是矿工。这个采矿机也好,服务器也好,去帮它记。记完以后,几个人都对了,没问题,就发奖励给他,发出来的奖励是一种币的虚拟形态,这个叫做挖矿。

  所以1.0版本发出来的币是一个纯粹的数字货币,这个货币基本上也是不可篡改的。

  但是在2.0的以太坊之下呢,以太坊出现了一个新型的东西,叫智能合约。因为这个的关系,我个人认为从此以后token(通证)跟(coin)数字货币它基本上可以说是分开的。

  我个人的看法不一定是正确的,那么我用一个比较形象的比喻来讲,大家就知道我在讲什么了。时间如果推前两百年,清朝因为江南水患要赈灾,就发行了三千张的票券,每张票券上面注明了是可以兑换三十个银两,而且分的一年期兑换。

  那么一年之后,你买的这个票券他会多给你六两的银两作为报酬。所以这个例子在我们的这个证跟币上面,票券就是token,银两就是coin就是币。

  所以直白地讲,token是什么?是可编程的数字票券。它可以把所有的商务条款,都编在这一个token之上,包括奖励的币的币值也可以写在这个token的编程之上。

  所以token是一个在数字资产高速公路上可以流通的票券。而币呢,是背后票券将来兑换了以后的价值体系里面的真实价值。

  我用一个例子来跟大家说明一下,可能大家就很明确地理解了。

  假设我是一个营销专家,我很会设计问卷。现在有一家公司叫保洁,他跟我说,你是专家这样吧,你帮我做一个调研。这个调研你去找一万个人去写问卷。那我想问各位,用今天的方法怎么做呢?很简单,我先做一个app,然后去找很多人来这个上面注册,我严明告诉大家请大家填问卷,将来是有报酬的。

  现在很快到我这个app上注册了十五万人,因为我通过了各式的高校去找到很多的学生,统统都是叫市场营销的教授请他的学生注册的。我很会写,于是我写了一个智能合约,我把所有我要发的问卷全部把它编在这个智能合约里面,同时也编了一个条款,只要你能好好的回答,我审核通过了以后你就可以得到大概一到两个数字货币,不管是谁家的数字货币,那是我再去后台买来的数字货币。

  帮我发这个问卷的时候,我背后的AI系统就可以自动地通过打标找到最适合的一万人,去发这个问卷给他。这些应答者看到了,当他填完了后台自动审核完之后,我的智能合约自动地回复告诉大家你通过了,然后自动地会给你一个币的地址,大家可以有一个password去这个地方领这些证。

  这个里面漂亮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就是过去我在支付的时候我可能要通过转账银行,要让银行给一万个人付钱,现在我不用了,就是智能合约自动回复了。

  所以这个智能合约对我而言就是一个token,最终所有做问卷的人拿到的就是coin,就是这个币。但是这个东西在区块链1.0版本的比特币里面是不具备的,到了以太坊之后它具备了。

  可是我也要先跟大家讲,我讲的是一个理想的概念,因为以太坊的处理速度比较慢,真的要一万个人它处理得很慢,所以我们呼唤着3.0、4.0超级节点处理速度的快。我们今天所想到的很多,这个币的使用可能不能够基于我们对现在的以太坊的认识。

  很快的,应该会有其他的区块链,写的更好的五层架构出现,处理的速度更快,让这个币、就是经过编码的票券能够用得更为灵活,我想我先说到这边。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明白了,所以币是有货币属性的,而token没有?更像加强版的积分?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我想不只是币有货币属性,token作为一个智能合约(它是一个经过了编程的票券)票券是可以融通的。我手上的一张票是个银票,这个银票里面注明它值三十两银子,我是可以甩给下家去接手,然后多给他一点贴现,然后把这个银票先兑现的。

  所以在资产高速公路的这条链上面,token等同于是一个流通的货币属性的,它不只是一个加强版的积分。很多人发行了token之后,事实上,如果不编码的话,那有的时候,它可以当成糖果来用。

  就是token发行了以后,有些token如果不太进行编码的话,它其实就是一个coin、一个币,这两个东西就一样了。但是通过智能合约写了更多东西上去,它就远远的比币要有更多的商业应用上的想象空间和实际的应用的价值。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所以按周老师的定义,token是指必须带智能合约+加密算法的?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事实上,狭义的token,你不给这个token写太多编程,把条款写进去的话。我们可以说,一个token就是一个coin。

  但是当token变成票据,把更多的条款写在这个token上,当成智能合约,事实上它的本质就是智能合约的时候,它就远远的比coin、比这个币,要有更多的应用空间。但是不能没有币,因为币才是价值计算的单位。

  现在很多朋友,他把token跟coin,都叫作币。其实这个在区块链2.0,在以太坊来临之后,是要把它详加区分的,不然它是很容易混淆的。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是的,英文相对清晰,token,coin,中文不应该都翻译成币。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是的。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再向您请教一下,区块链在现行的法律体系下,区块链世界(偏自由)怎么和现行的法律结构达成共识?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我想,袁院长这个问题,说不定要请您把它再理清一下。区块链在现行的法律体系下,这个区块链世界偏自由,怎么跟现行的法律结构达成共识。我感觉我不晓得它是不是一个法律的问题。我们讲货币进出的归管制,这可能不是一个法律的问题,这可能是一个法规的问题。

  所以这一点是不是可以请您举一个例子来讲,这个区块链跟现行的法律体系,是不是有冲突的地方,在哪些地方不能达成共识。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这个问题是收集上来的网友的问题,我理解可能是指目前监管和法规对于区块链领域很多都是缺失的,未来应该如何界定?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法律有商法、公司法、税法....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简单就以税来说,目前就少数国家有对数字资产征税,征法也不完善。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我想,任何一个新的科技出现,它的最早的应用,肯定是冲撞体制的边缘。所以说,很多的政府,它其实反应没有那么快。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是的,互联网很多应用最开始也是如此。反正细节问题一堆,比如一个人如果以后不在一个公司,他想就在自组织工作,一个大问题是得有地方交社保啊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课税这个部分,绝对是比较慢的一个部分。因为很多的国家,本身用数字资产交易、征税的部分,它的体量是很小的。所以到目前,政府可能也不会把它当成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来看。

  另外一件事情,我想大家应该都是比较关心的。就是到底民营的这种数字货币交易所有没有法规。然后用什么样严密的一套法规,既能让它有效率、让它遍地开花,又能够通过一定的约束让大家形成很高的效率。这就是目前法律上面的模糊地带。

  另外,我用另外一个更简单、更直白的例子,事实上,大家也都知道,有非常多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它公布的数据是有水分的。但是现行的法律,如果不能够约束这些,那事实上就是在任由它自己参水分,最后保护不了诚实的消费者,那就形成不了公权力。目前各国的法律并没有很严密的一套想法,因为科技才刚开始,这样的新兴的交易所也才刚开始。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嗯,那周老师怎么看这个问题?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我觉得袁院长现在已经问到了一个深层次的问题。例如一个人以后不在一个公司,他想就在自组织工作,要不要交社保,要不要交这些东西。那么我讲一个最基本的商业逻辑的问题跟大家讨论一下。

  事实上,从整个的美国学界来讲,我们不把区块链看成一个单一的科技。我们把五到六种科技打包看成一组新的科技。这里面包括了传感系、大数据变成的人工智能、区块链的底层、纳米科技、生物芯片,这全部打包造就了一个新的商业,通称为商业4.0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里面,人不管到什么地方都活在传感器之下。最基本的一个传感器,就是过去的监视器,今天叫机器人视觉。

  一个人在这个下面不管到什么地方,通过脸部身体的视觉,他被拍起来之后,或者是他带了一个手机,手机里或者是他的身体里有一个生物芯片。事实上一个人是被数字化的,在数字化的过程当中,区块链的底层有一个时间戳,其实就是每十分钟打包成一个资讯包,戳上去之后不可篡改。

  将来的智能世界里,各位可以理解。一个人的生活轨迹、工作轨迹、跟生命轨迹基本上在区块链底层里是全部被记录起来的。前提是他从数字经济到了加密经济。数字经济就是一个人个人的数字化,加密经济就是区块链底层时间戳,让他全部被记录起来。

  不管他在一个公司还是在自组织工作。政府通过这个就知道他有没有交社保,政府就知道他有没有按时纳税,他的信用值是什么,这些都跑不掉。所以这个可能不是一个法律的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通过了这样子的一个制度,它更严密。一个人的信用值,一个人曝漏在公众之下,更容易接受全社会的监督。

  那么这种监督,同时我们要讲讲,它在各个地方就要规定新的法律。那么这个里面就会有针对的商业法、合同法、或者是税法里面,都会相应的去做出调整。事实上,这些法律都可以写在政府未来的智能合约里面,迁入到每个人的生活里,造就了一个更智能、全自动的社会。

  我个人认为,这个社会是在进步当中完善立法的,而不是超前的立法所能够理解的。因为新的社会的来临的变化,很难预测。这种认知的身体里,没有人能够这么快速的去走到,这么快去认识那个社会的方方面面。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赞成。刚才有个问题差不多也谈到了,请周老师再集中梳理一下,哪些区块链的项目一看就是伪需求,就不靠谱?对于这个我们该怎样去界定?这个东西值不值得上链?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谢谢袁院长,我先来重复一下您的问题。哪些区块链的项目一看就是伪需求,就不靠谱,对于这个我们该怎么样去界定,这个东西值不值得上链。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对。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我想,任何一个新的科技一出现,能够上去的,都有一些天造地设的先前的一批次。我先跟大家说比较靠谱的东西是什么。

  譬如说:一家电影公司拍了一个电影,这个东西事实上就是一个数字资产。这个数字资产上了链之后,打了时间戳之后,没有人能篡改,里面又有智能合约。这个上了链,还能上币,币不一定要自己发行,找一个公正的第三方买币也可以。比如说上了优酷、土豆或者是爱奇艺去发行。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周老师严谨,原本题目的表述不够严谨……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以后每一个人想要看电影,他就会去买五个某一种数字货币。到优酷、土豆上去买,买完以后看,看了以后推荐给别人,推荐给了别人之后,别人去买又花了五个币。

  附带在这一个数字资产里的智能合约会自动这五个币进行分配。其中,一个给优酷、土豆平台;两个给电影公司,还有两个给推荐者。像这种以数字资产为主的区块链项目,我们认为它就不太像是伪需求,因为它能够迅速的得到应用。

  目前比较难得到应用的,我不敢非常坚决的说它就是伪需求,但是它相隔比较远。我举个例子,两年前我看到一个项目,项目负责人说他把一幅张海的画数字化之后,分成两百份。这两百份,可以由两百个人分别来投资,就变成了去中心化的投资,而不是一个人拥有两百份。

  我想这个逻辑是绝对靠谱的。也就是在虚拟的世界里面,大家可以分散式的投资。但是我先问各位,这样的一个项目,能不能去中心化?谁来收藏这样的一幅画,要不要一个专业的公司、或专业的组织把这个画放在有空调、有冷气、防盗的地方,这就是中心化专业组织。可是坏就坏在这个里面,如果有老鼠吃了画怎么办?

  我们在虚拟世界里的交易都是有区块链、时间戳、智能合约,这个是没问题的。但是在实体资产里面,最后你拿到的,它是不能保证这个实体资产的质量的。

  这种只要跟实体资产的质量搭上边的东西,区块链就一分为二了。在区块链的交易当中都是非常确定的,但是在实体里面的质量都是很难确定的,因为它不能数字化。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谈到的所谓的实体资产切割化。我们一直认为对于实体资产上链的这一部分是很难解决的。我不敢叫它是伪需求。但是感觉怪怪的,不是很靠谱。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是的,数字资产肯定比实体资产容易,不过实体资产也是有办法的,比如可以找人来保管这个画,他保管一年可以获得比如5个token奖励,但保管前他得先抵押200个token,如果被老鼠咬了,200个就分给其他人了。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袁院长您所谈到的对实体资产进行保管,如果没保管好就要赔偿两百个token的这种办法,事实上只是交易结构里的一种法则,它威胁着、或者是用一种方式去勾着这个保管者努力的保管它。

  可是再怎么努力的保管,如果现实的储存条件不允许,东西坏了,我想真正投资数字资产的人并不是想要得到这些法则里面的赔款。他们是希望这个实体资产,通过数字化之后,它能够摆在那边几年,而且巨大的升值,他们不一定是想要这样的法则。所以实体资产数字化之后,监理机构要监理这些实体资产,这确实是有一个挑战的。

  我再换一个角度而言,一个房子的交易可以用智能合约分期进行,但是一个买家,当他真的拿了钥匙一打开来看发现这个里面质量不如预期的时候,那就不是区块链能解决的事情了。所以目前牵涉到实体很多的部分,你说你把它数字资产化了,事实上,有一些实体资产是非常难以用数字化界定的。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是的,肯定要难不少,那我们再来探讨一个数字资产的问题,比如原创内容上链是否是伪命题,过程怎么解决,比如如何解决洗稿问题?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所以你看目前很多区块链的白皮书,它做到的是什么?要么就是电影这种数字资产,要么是调研这种数字资产,要么是保险、要么是广告中介这一类的文娱生态。

  有关原创内容上链,我比较想问一句话,什么叫洗稿?您是不是可以先跟我说一下,然后我再来非常精确的回答这个问题。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对别人的原创内容进行篡改、删减,使其好像面目全非,但其实最有价值的部分还是抄袭的。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谢谢袁院长。我来聊一下原创内容上链的一个议题。我举一个例子,我比较熟悉的一家公司在上海叫“简书”,简书是一个ugc平台,它也有网页版。最早的时候它鼓励所有的人通过移动互联网去写稿,这里面有言情小说、科幻小说,后来又有其他的门类。一天里写原创的人非常多,如果上了上万篇文的话,就会良莠不齐。

  简书通过群内的活跃度,发现有很多的人很努力地投入,而且有欣赏能力。就发动群众的力量造就了第一个社群,叫做主编群。来帮他们审核哪些稿子好,哪些不好,就是做推荐的工作。所以这里面是不是就是我们讲的,由一个坐庄的人来推动自组织,让自组织做的非常的好。

  像这样子的、也是属于数字资产的,其实是很好上链的。上了链以后如果有币,不管是不是自己发的,它就可以形成非常好的机制。您刚刚讲的原创内容会不会被篡改,其实一个内容可以分成不可篡改版本,也可以分成共创版本,或者是邀请创作版本。加上发币的激励制度,就是可能应用的区块链上链的的好示例。

  而且,您说会不会最有价值的部分还是抄袭的。这个其实就不是区块链的议题了,而是在4.0智能商业当中AI的议题。因为通过了一个AI的系统,它可以每一天在全网或者是跨网当中去查询有没有其他的著作,如果有相近的,相近度是多少。通过区块链保护原创之后,就可以对于部分抄袭的部分进行维权,这是一个AI的科技议题。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嗯,哈哈,对。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抱拳】【抱拳】【抱拳】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区块链有没有可能颠覆一些中心化的一些共享平台比如Uber、Airbnb?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我来重复一下。区块链有没有可能颠覆一些中心化的一些共享平台,比如Uber、Airbnb?我想可能不一定这个议题是共享平台,有没有可能颠覆一些中心化的平台。我们用一个例子来讲,最近所看到的一个新的区块链的案例。如果我能够用第三代的区块链技术在五层结构当中新写一条链。

  这一条链其实提供的是一种中介平台,而且是一种底层技术的平台。它要绑定两种角色,第一种是有一大批用户喜欢上微博,第二就是有一大批的广告主,想在微博上面做广告。这两头都有了以后,这个平台,就可以给类似像新榜这样的广告主去使用。新榜就会用它写一个智能合约。

  这个智能合约,就可以言明广告主给了我多少钱。如果用户很活跃的帮忙分发,或者是微博也帮忙分发,或者是微博当中有一些所谓的大v也帮忙分发,他们每个人通过智能合约,会有一种什么样的分配。所以我刚刚用的这一个例子里面,它其实也有共享经济的味道,因为他们共同在微博上面享受免费的服务,大家在微博上做社交。

  这个案例里面,这家公司做了一个公有链,事实上它提供了一个底层技术。这个底层技术里给各式各样的广告中介公司可以是大的,可以是小的让它自己去写智能合约。所以,有了这一个区块链技术之后,我们就可以把原来中心化的一些平台变成小型的平台。它可能还是一个平台,但是是去掉了巨大中心化的一些平台。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这个也是网友的问题,您说的这个就更大的话题了,我理解他还是想问共享经济这块。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周老师再说说几个共享经济的?例如Uber,BNB。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Uber,BNB基本上是利用一个移动互联网上的app作为一种marketplace就叫四级。让大家在上面可以订房订车。不过,有了区块链之后,很多这种中介其实可以在上面自己做一个结合各方的一种订车的体系。不过我想,所有的生意讲到了最后,品牌运作还是很重要的。因为品牌运作代表了一种质量,这不是技术能解决的,而是执行力跟服务的细节能解决的。他可能会把Uber、BNB这样非常巨大的平台打碎,成为一些小一点的平台。但是平台跟平台之间还是一种小型的中心化的运作的。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好的,保险行业如何与区块链结合,智能合约该怎么执行?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好的,我们来聊一下保险行业怎么跟区块链结合。保险业是很大的一个行业。我用一个例子,最近看到的一个公司,它是做跨境电商的保险的。

  跨境电商的保险里面,它可以分成保产品、保物流、保通关、保信用、跟保售后。我们举个例子来讲,保物流是什么。保物流就是在物流配送的整个过程当中,可能会有破损、丢包、延误等问题。它会有“十五天必达,到不了或者是延误要赔”的赔则。

  这个赔则里面是物流公司来投保。但是各位可以想得到,一个物流公司在投保的过程的,我举个例子,从南美洲寄鹰嘴豆到中国的上海,这个中间可能会有三个仓储、三趟航班,两个干线物流。所以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自动理赔,是不是就有一个智能合约,通过对大数据的理解,知道到底是在哪一个环节延误了。这里面就可以做到一种东西,我们叫产业区块链。

  在这个产业区块链里面,每一个环节事实上都很愿意加入产业区块链。因为,它打了加密的时间戳之后,就可以非常明确的知道到底是哪个环节经常出错。而不出错的这一些所谓的优质节点,他们就会得到社会对他的认可,如果背后发行代币的话,还可以得到代币的激励。

  在这个智能合约里面,在写的过程里,在整个的产业区块链中,每一个环节里面出状况比较多的,它就自动会扣款,做为罚则,这种执行是非常容易执行的。最终通过大数据跟人工智能,他就会把不良的那些中间环节(中间仓储、或干线物流或航空公司)把不好的给优化掉,留下了更好的东西。这也是产业区块链能够创造价值的部分。

  当然,投保的这个物流公司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自动理赔它在每一次的运输当中都能够得到理赔。这个里面,会有很多其他的技术了。包括风险的定价,这些东西是跟区块链没有关系的,这些东西还是传统世界里面我们所说到的:交易的设计,风险的承担跟所谓的利益的分配的过程。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好的,明白。

  商业模式分析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目前中国已经成为网购大国,在目前的情况下,买卖双方从交易开始到完成再到评价所经历的一系列过程,都会有不同的BUG,比如买到假货,刷单,恶意差评等,这些问题未来在区块链技术的发展过程中,是否能够得到相应的解决?人人都可以开网店的逻辑通过区块链的自治模型是不是可以解决?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我想这个问题是一个商业模式的问题,可能不一定完全是区块链技术的问题。第一点:是不是人人都可以开网店,答案是当然人人都可以开网店。网店是自营的,自己有仓库,所有的东西入库之后经过检验以后上区块链,这是第一种可能。第二种可能就是开一个网店,自己没有仓库,只是做导流、做交易。让所有后端的产品提供商自己把产品上链,然后在上链的过程得到记录之后再发货。

  现在讲到的是最后一个问题的最后一点。各位可以看的到这两种商业模式里面,是不是前者从监管的角度、质量的角度可能比较能够实现。客户在区块链交易的时候可以最终得到交付的产品是具有高质量的产品。

  仔细的去看,它在区块链的交易是很清晰的。但是在区块链的产品上链的过程里面,这个产品是在自检完了以后上链的,它的质量这部分是不能保证的。所以在区块链里面,虚拟的交易跟实体的质量之间目前是存在割裂的。

  可是,如果入库的时候,具有机器人识别的传感器能够全程监控,所有的东西能够上链。这还是能够一定程度的保证,用户在收到它的时候它的质量问题。我想这个部分还是有机会的。

  最后一点,我觉得我今天在这个问题上面并没有回答的很好,或者是让我个人很满意。当恶意差评跟事实不相符的时候,如何还原真相,并且给良心产品一个公道,怎么样通过区块链的技术来解决恶意差评这个问题。这些东西,我目前还没有想透该怎么办。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我能想到的一个办法是,用户的差评权是种比较稀有的权利,比如你买10次东西可以换一个好评权,100次买东西才能换一个差评权,这样的话刷差评的成本就变得很高。

  方军(传播集团CTO):不行的,不给杀伤力的评价权,就无人评价。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我想这个部分可能跟区块链技术没有关系,跟区块链的思维有关系。它怎么在区块链的技术本身之上,在商业模式里如何去设计一种交易。这种交易通过了罚则,通过了奖评,可以降低差评。但是,是不是这个奖励足够可以降低差评,我想这是一个制度设计的问题。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怎么叫不给杀伤力的评价权?

  群友方军:你这个设计限制了差评权,其实现在产品中的产品权都越来越不重要了,当用户遇到问题的时候,会跳出产品去社交媒体发声。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恶意差评问题未来在区块链技术的发展过程中,是否能够得到相应的解决?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和区块链也有关系,比如互联网的管理人员是可以把差评删掉的,这样的情况下差评权价值就有限了,但区块链下无法篡改。

  群友商思林:恶意差评还只是评价问题的一部分,刷评论更严重。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 方军100次是打个比方,你也可以设计成10次购物一个差评权,不可能每次给差评啊,那这个系统就是有问题的了,或者这个消费者情绪有问题。去社交媒体发声是不公平的,六六去发声京东会道歉,你去发声效果就差很多。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我觉得,这个群里面大家在讲的这个部分,对我而言还是一个AI的问题。是不是可以通过对于不同的消费者在打好评、差评,他是不是带情绪,或者是不公允的部分,通过一定的数据收集之后形成一个模型。

  这样就可以看得出,哪些人在常态分布当中不是属于常态,而是属于极端。这里面就可以给予口头的警告,或者是其他的一些规劝。当然前提就是在区块链的技术之下,这些数字、数据不可篡改的状态之下,做到机器不得罪人。

  让智能机器去提出警告或者是在警告几次无效之后,让这些人不能上网。那么最终不可篡改的区块链技术,会造就一个更为诚信的社会。

  群友方军:我的基本假设和推导:1,用户根本就不爱评价,不管好坏,京东的评分就是无效的,2)应该鼓励差评,在用户需要的时候,而不应为此设置障碍。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 方军但你这样会造成部分人刷差评敲诈,多数人是没有动不动给差评的嗜好的。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朋友们,谢谢大家这两个小时的参与,我因明日授课,任务在身,先行告退,谢谢朋友们。

  火讯财经阁主袁煜明:好的,非常感谢周老师2小时的精彩分享,干货很多。

  火讯财经特邀嘉宾周宏骐:我近1个月看了60个区块链项目,再积累多些,给大家作贡献。

  下载火讯财经APP看火讯琅琊榜完整版内容,获2888创世用户积分。

  积分可在APP内兑换丰厚礼品,包括token、广告位、大咖课程等。(逐步开放中)

关键词阅读:投资英雄每日评论

分享到:
FX168财经APP下载

经纪商推荐换一换进入经纪商点评

热门品种交易动态进入投资英雄

  • 成交量102146持仓量1627持仓多空比87.34%挂单量0挂单多空比0.00%品种胜率42.42%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1小时前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22.221小时前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22.221小时前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1小时前

  • 成交量102147持仓量1627持仓多空比87.34%挂单量0挂单多空比0.00%品种胜率42.42%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1小时前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22.221小时前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22.221小时前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1小时前

  • 成交量102148持仓量1627持仓多空比87.34%挂单量0挂单多空比0.00%品种胜率42.42%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1小时前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22.221小时前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22.221小时前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1小时前

  • 成交量102149持仓量1627持仓多空比87.34%挂单量0挂单多空比0.00%品种胜率42.42%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1小时前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22.221小时前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22.221小时前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1小时前

  • 成交量1021499持仓量1627持仓多空比87.34%挂单量0挂单多空比0.00%品种胜率42.42%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1小时前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22.221小时前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22.221小时前

  • EVA

    买:原油开仓:22.22止损:--止盈:--1小时前

  • 二维码
  • 微信
  • 返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