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访问的是FX168财经网,本网站所提供的内容及信息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当地法律法规。× 关闭

FX168财经网>国内外政经热点解读>正文

基因编辑婴儿不能完全免疫艾滋病!所有涉事方撇清关系,贺建奎被自己文章打脸~

文 / 秋名山嫩司机来源:FX168财经网

广告
广告

 
11月26日,贺建奎在社交网络发了一则视频,讲述了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的故事。

 

基因编辑婴儿诞生的消息由贺建奎团队主动对外发布,但事态走向显然超出了该团队预期。基因概念股集体下挫,和美医疗因卷入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盘中闪崩跌近7%。

 

该消息也立马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轩然大波,相关资料显示的所有涉事方立马撇清了与贺建奎关系。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人民网深圳频道撤稿 

 

舆论引爆自人民网深圳频道一篇名为《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的报道。不过,现在人民网深圳频道已经找不到这篇稿件。

 

 

南方科技大学称不知情 

 

作为贺建奎的工作单位。南方科技大学在官网发布声明称:看到贺建奎对人体胚胎进行了基因编辑研究,该校深表震惊。

 

南方科技大学还称,贺建奎副教授已于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职,离职期为2018年2月至2021年1月。

 

 

不过,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上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显示,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项目时间为:2017年3月到2019年3月。也就是说,在进行试验时,贺建奎仍未停薪留职。

 

深圳科创委:从未资助贺建奎基因编辑项目 

 

根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官网信息,贺建奎已于11月8日在该中心注册了《HIV免疫基因CCR5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项目。

 

 

▲据网页注册信息,该研究的经费或物资来源为“深圳市科技创新自由探索项目”。

 

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在11月26日晚间紧急回应称,从未立项资助“CCR5基因编辑”项目,亦未资助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覃金洲及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在该领域的科技计划项目。

 

该研究的临床注册信息上登载“经费或物资来源为深圳市科技创新自由探索项目”不属实。

 

伦理审查医院:与贺建奎没有合作 

 

根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信息,贺建奎上述试验的伦理审查方和研究实施地点均为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

 

该医院的法人代表为林玉明,是“莆田系”代表人物。在一份名为《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的文件上,包括该院领导黄华锋在内的7人签字同意了贺建奎试验“符合伦理规范,同意开展”。

 

 

但是,11月27日,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总经理程珍对记者表示,医院怀疑贺建奎报告作假,已经向警方报案。

 

该院一位已经离职的医务部主任秦苏骥表示,他询问了部分签名者,均表示笔迹是真实的,但对此事件确没有任何印象。

 

 

百名科学家联名反对 

 

在“贺建奎宣布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发酵数小时之后,上百名中国学者联合署名发表声明,直指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去年2月,贺建奎还是这么说的…

 

就在去年2月,进行“基因编辑婴儿诞生”研究的贺建奎,还在科学网博客上发布了题为《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安全性尚待解决 》的文章。

 

 

 
文章中,贺建奎从动物模型与细胞系、脱靶、嵌合体、胚胎发育、多代效应五个角度论述基因编辑的安全问题,并得出结论:

 

我认为,以上问题是人类胚胎基因组编辑的重要安全问题。CRISPR-Cas9是一种新技术,我们需要更多深入的研究和了解。不论是从科学还是社会伦理的角度考虑,没有解决这些重要的安全问题之前,任何执行生殖细胞系编辑或制造基因编辑的人类的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文章是2017年2月19日发的,然而发完还没过一个月,贺建奎自己就干上了。《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的文件上,项目起止时间是2017年3月-2019年3月。

 

那么问题来了,

 

贺建奎有没有解决安全问题呢?

并没有! 

 

首先,基因编辑婴儿并不能完全免疫艾滋病。

 

HIV(艾滋病病毒)分为两个亚型——R5和XR4,而贺建奎只是更改了CCR5基因,所以两个孩子未来只能免疫R5型HIV的感染,对另一种HIV则没有抵抗力。

 

来源:知乎@菲利普医生

 

 
第二,CRISPR/Cas9技术存在严重的“脱靶”问题。

 

“脱靶”问题,就是说不一定每次都能得到我们想要的基因编辑结果。很有可能想把A基因修改一下,却因为类似的碱基序列,误伤其他基因。如果误伤的基因是关键基因,则很有可能导致个体不可知的严重损伤乃至于死亡!

 

2018年6月11号,Nature Medicine就发表了两篇文章,报道了抑癌基因p53对CRISPR技术的干扰作用,而CRISPR技术本身也会引起p53所调节的DNA损伤机制,并导致潜在的致癌风险。

 

 

随后Nature Biotech的一篇论文也指出,CRISPR的脱靶效应远远高于科学家的预期。

 

 

第三,遗传风险和表型风险不可控。

 

基因编辑应该发生在可控的组织、器官,坚决避免在各种安全、遗传风险评估完成前,就另其修改的基因型成为可遗传的基因型。比如,可以对血细胞、骨髓造血干细胞进行编辑,而要避免对生殖细胞的编辑。

 

但这个实验,直接修改了胚胎,所有基因编辑的靶序列和脱靶效应错误编辑的基因型都直接变成了可遗传的了。如果这个孩子被证实被严重的脱靶效应影响,甚至有可能会被剥夺生育的权利。

 

 

而且,实验修改的ccr5Δ32基因,虽然被证实对HIV免疫,但ccr5Δ32各种免疫缺陷的研究方兴未艾。给未出生的婴儿,不经其同意安上一个已经被证实存在缺陷的基因型,是非常危险的。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朱永群也表示,Cas9等基因编辑蛋白作为外源蛋白,它们引起的基因脱靶、免疫原性以及副作用等等都还不完全清楚,在婴儿身上进行此类实验的非常可怕。

 

 

今天,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今日在香港开幕,现在风暴已经开始在会场蔓延,据一位参会者称,处于风暴中心的贺建奎已到会议报到,尚未公开现身。

 

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开幕式(来源:新京报)

 

 
据悉贺建奎将参会,并于11月28日“Human Embryo Editing”的环节中发表演讲,29日下午出席公众讨论会,并在当日公开该项目数据。

 

贺建奎会有什么样的“高论”,又会引发何种风波,不久即将揭晓。

 

 

分享

相关文章

48小时/周排行

最热文章
  • 地址:香港观塘鸿图道51号保华企业中心2307室
    ©2018 FX168财经报社(香港)FX168 FINANCE NEWSPAPER CENTER
  • 网信认证AAA级企

    网信认证AAA级企

  • FX168财经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