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简切换您正在访问的是FX168财经网,本网站所提供的内容及信息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当地法律法规。

FX168财经网>国内外政经热点解读>正文

蝗灾席卷20多国!气候变暖引发全球关注,或成美国大选关键因素

文 / 秋名山嫩司机来源:FX168

廣告
廣告
最近一段时间内,沙漠蝗在东非以及西亚地区进行肆虐,爆发罕见的蝗灾,多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而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研究,全球变暖是导致这群蝗虫大军大杀四方最主要原因。这引发了全球各国对气候变化的担忧。

印巴已告急

2019年的东非以干旱开始,以水灾收尾。在2019年中,整个非洲地区遭受的干旱还在持续的加重,降雨减少。特别是在非洲南部地区,已经出现了几十年来,甚至是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干旱。

可以说,干旱少雨的非洲大地,简直天生就是蝗虫的孵化园。在这种高温、干旱,土壤含水量低到10%~20%的情况下,蝗虫产卵可以达到每平方米20万~40万粒卵。

炎热少雨,水地变成了旱地,蝗虫产卵场所空前扩大。同时,植物含水量更低,蝗虫生长更快。旱地植被本身就很稀少,蝗虫很快吃完,迁徙频率也大大加快。

联合国粮农组织就此事发布警告称,东非地区的局势目前十分危急,沙漠蝗的数量已经多达3600亿只。发生在肯尼亚的蝗灾是该国7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仅仅一个蝗虫群的长度就达到60公里,宽度达到40公里。

据肯尼亚地方当局表示,一般情况下,1平方公里的蝗虫群,可包含4000万到8000万只蝗虫,而每只蝗虫都可以吃下相当于自己体重的食物,一天之内可以吃掉3.5万人的口粮,所以蝗虫群所过之处,颗粒无存。

这些蝗虫飞跃红海、阿拉伯海,已经肆虐了包括巴基斯坦、印度在内的20多个国家,并且还在飞行中积累了更加庞大的虫源,数量越来越多,索马里以及巴基斯坦等多个国家已经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1月31日,巴基斯坦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这是1993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蝗灾,此前一些没有发现过蝗虫的地区也出现了蝗虫踪迹。相关数据显示,巴方仅小麦的损失就可能多达10亿美元。

2月,蝗虫开始侵袭印度拉贾斯坦和古吉拉特两邦,多达555万亩农田受到蝗虫袭击,造成上百亿卢比的经济损失。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预测表示,红海两岸以及非洲之角在今年2月到3月中旬的气候条件仍旧有利于蝗虫繁殖。这些沙漠蝗在40摄氏度的气候条件下大概一个月繁衍一代,而每繁殖一代就意味着蝗群的数量将会增加20倍。如果不对其进行遏制,沙漠蝗的数量甚至在6月份可能增加到500倍。

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加强气候行动

联合国粮农组织成员2月14日至16日访问巴基斯坦,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称,将对巴基斯坦防治蝗虫提供支持。

紧随其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从16日开始对对巴基斯坦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他在《关于可持续发展和气候变化的特别演讲》中指出,“像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巴基斯坦不是气候变暖的始作俑者,但却面临着不成比例的后果。

非洲蝗灾、澳大利亚山火,巴西亚马孙雨林燃起密集持续的大火,在已经过去的2019年,全球变暖已经致使极端天气事件频发。二月以来的气候数据,再次引起人们对全球气候的担忧

据外媒SlashGear报道, 2020年1月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1月,再次突显了地球气候变化的总体趋势。这项由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国家环境信息中心的科学家发表的研究表明,2020年1月是连续第421个比20世纪同月平均气温高的月份。

实际上,从NOAA的141年记录来看,2020年1月的全球陆地和海洋表面温度比20世纪同月的平均温度高2.05华氏度。上一次创纪录的温度偏离是在2016年1月。NOAA表示:“ 自2016年以来发生了有史以来最热的四个1月,而自2002年以来发生了十个最热的1月。”

NOAA观察到的不仅是异常温暖的天气。例如,在阿拉斯加的大部分地区和加拿大西部的部分地区,温度至少比平均温度低华氏7.2度。就平均降雨量而言,阿拉斯加的1月也是自2006年以来最干旱的1月,也是有记录以来的第14个最干旱的月份。

与此同时,南极温度也同样创新高,这更令科学家感到担忧。

据《卫报》报道,南极洲自2月起出现了数次气温峰值,2月9日南极洲更是自有记录以来,首次突破了20摄氏度。科学家称这一数字“难以置信、十分反常。”

2月9日,几位巴西科学家在南极洲西摩岛测量得出,南极洲温度已高达20.75摄氏度,比1982年在南极洲西格尼岛留下的记录(19.8摄氏度)要高出近一度。

这些数据还需要世界气象组织进一步确认,但是却显示出一项趋势:和工业化前相比,南极半岛和附近岛屿的平均气温已经上升了3摄氏度。南极洲已成为地球上温度上升最快的地区之一。

此外,来自中外11个机构的14名科学家联合发布最新海洋观测数据显示,继2017、2018年海洋创纪录变暖之后,2019年海洋升温又创新高——成为有现代海洋观测记录以来海洋最暖的一年。

古特雷斯在巴基斯坦的演讲中敦促加大行动力度,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应对气候危机的办法是全球团结一致,以全球行动为后盾。

他表示,当今对可持续发展和人类进步的挑战不分国界。并呼吁各国政府、企业、民间社会和个人联合起来,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创造“不可阻挡的势头”。

全球各界警觉 以应对全球变暖

北京时间2月18日早间消息,亿万富翁、亚马逊创始人及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周一宣布,他将启动一个100亿美元的基金来应对气候变化问题。

贝索斯在Facebook旗下图片共享社交平台Instagram上发帖称,新成立的“贝索斯地球基金”(Bezos Earth Fund)将为“任何真有可能实现的(环保相关)努力”提供资金。

贝索斯的捐赠堪称21世纪第二大慈善捐赠,唯一比他更大的捐赠承诺是著名投资家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在2006年许下的承诺,即将他的大部分净资产(总计430亿美元)捐给盖茨基金会。

“气候变化是我们这个星球所面临的最大威胁。”贝索斯在帖子中写道。“我想和其他人一起努力,一边扩大已知的方法,一边探索新的方法,以对抗气候变化对我们共同居住的这个星球的破坏性影响。”

贝索斯是全球最大富豪,个人净资产约为1300亿美元,多年来他一直都在推动亚马逊的许多气候倡议,该公司已经资助了一个风能和太阳能发电场网络,这是其100%利用可再生能源来为全球基础设施提供动力的长期目标的一部分内容。

为了实现碳中性目标,贝索斯宣布了一项新的1亿美元植树造林计划,并宣布了一份新订单,将订购10万辆电动送货车,而非柴油车。亚马逊还承诺,到2024年该公司旗下全球基础设施的电力供应将有80%来自可再生能源,到2030年则将达到100%,相比之下目前为40%。

无独有偶,英国政府周一表示,计划投资12亿英镑(约合16亿美元),开发全球最强气候预测超级计算机。这台新的超级计算机将由英国气象局管理,将用于帮助更准确地预测全球气候的变化。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15日表示,这个依赖煤炭的国家将很快转向可再生能源,以此缓解电力短缺。

马福萨表示:“在人类面临最大的生存威胁——气候变化的时候,我们在能源发展路径上做出了这一决定性的转变。”他还发誓要最终敲定气候变化法案及其框架,以减少该国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脆弱性。

此外,为了对抗气候变化,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宣布,当地每有一名婴儿诞生,政府就会种10棵树。他指出,到了2030年,匈牙利的林区将增加27%。

欧尔班星期天(16日)发表国情咨文时宣布上述计划,这个计划是政府上周采纳的“气候行动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要在2030年结束之前,达到九成电力炭综合,而这大部分来自核能和太阳能。

短时间内,大量有关气候变化的新闻登上国际头条,警报声更响了,全球各国政府、企业、民间社会行动的步伐似乎开始加快。

除了特朗普……

气候变化对美国大选的影响

特朗普是全球最出名的“气候变化”怀疑派,上任以来,特朗普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并大力削减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EPA)的经费。

在2020年财年里,EPA的预算缩水三分之一,气候变化科学项目则更为悲惨——研究预算从 9500 万美元降至 3200 万美元,几乎丢掉了近 70%。

2月10日,特朗普政府向国会递交4.8万亿美元的2021财年联邦政府财政预算案。其中环境保护机构(EPA)的资金与2020财年相比再次减少近27%。

据媒体报道,EPA的预算将缩减到1990年代的水平。特朗普将气候变化说成是"开玩笑",他对气候变化,尤其是气候变化主要是人为造成的说法表示怀疑。

在1月21日的瑞士达沃斯的年度世界经济论坛上,特朗普把矛头对准环保“长年厄运先知”,称气候变暖是一场大骗局,并表示对气候危机的警告是“愚蠢的”。

特朗普对“气候变化”的态度显而易见,而这很可能成为2020年美国大选中,民主党攻击的焦点。

在美国民主党的初选中,气候变化一直是了选民最关注的一个话题。在民意的影响下,CNN和MSNBC多次邀请候选人参加论坛,专门讨论气候变化问题。

与共和党和特朗普对气候变化不闻不问,甚至否认气候变化存在不同,民主党的各位候选人在气候变化的基本事实上存在共识,都认为美国需要推出严肃的政策应对这一危机,大部分候选人都同意美国需要在二十一世纪中叶实现零碳排放。

所有民主党竞选人都指责特朗普应对“气候变化”中的政策错误,并将返回《巴黎气候协议》作为美国重回气候问题“正轨”的第一步。

同时,大部分候选人都表示不会在竞选中接受化石燃料行业的捐赠。在最近的民主党初选中领先的候选人桑德斯,誓言将推出16万亿的激进计划以彻底重塑美国的能源结构。

气候问题将成为民主党攻击特朗普的有力武器,反对特朗普的媒体可能会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不遗余力地宣传“气候变暖”的害处,并用一个个最新的数据坐实“气候变暖”的存在。

在2020年这个大选年里,任何一个有关气候变暖、气候灾难的新闻,都会被亲民主党的媒体放大,以降低特朗普的支持率。

类似有关气候变化的舆论战争可能已经开始了,而民主党与总统大位的距离或许仅仅只差一个轰动全球的大新闻。
分享

相关文章

48小时/周排行

最热文章
  • FX168财经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