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访问的是FX168财经网,本网站所提供的内容及信息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当地法律法规。× 关闭

FX168财经网>胡家骏>正文

从美加两国内政看孟女士被引渡的变数

文 / Linda来源:FX168财经网

广告
广告

前几天,加拿大卑诗省高等法院举行听证保释时,透露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细节信息:到目前为止,美国司法部还没向加拿大递交正式引渡申请!按照加拿大法律规定,如果美国两个月内不提交申请,加拿大就会立刻放人。

如此一来,孟女士是否会被引渡,并且进入美国司法程序,就存在极大的变数。一旦进入司法程序,美国总统不能干涉;但是司法部是美国国务院下属的机构,在总统领导下开展工作,不属于司法分支。美国总统与司法部之间,是可以交涉的。换句话说,特朗普是可以要求司法部长停止引渡的。

孟女士在保释听证休息时与律师交谈,图片来源:星报

根据美国权力安排,特朗普可以提名和解雇司法部长,可以要求司法部长执行他的指示。因此,特朗普说,他如果觉得有必要,会与司法部进行交涉,并非信口开河。

如果特朗普真的将贸易谈判放在首要位置,执意要求司法部放弃向加拿大递交正式引渡申请,那么这个事将“不了了之”。这是目前决定孟女士引渡的最大变数。

但是,限制和防范华为已是美国政治的集体行为,不是特朗普一个人能够左右的。他要进行干预,必须满足内外两大条件,一个是与中国的贸易谈判比较顺利,或者确保能换取更大的贸易利益;另一个是能够说服国内各种仇视华为的政治力量。

中美两国的贸易谈判细节,现在还不得而知。目前比较确定的,是特朗普要想叫停司法部引渡,必须克服以下几个政治关口。

首先一个关口是美国情报机构。今年3月份,美国参议院针对华为举行听证会时,多家情报机构代表出面作证,指控华为技术不安全,反对华为进入美国市场。最近半年来,他们还借助情报共享机构——“五眼联盟”,成功劝导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抵制华为。作为“五眼联盟”外围成员的日本,也已经决定拒用华为5G设备。可以说,美国各大情报机构已经成为抵制华为最有力的美国政治部门。特朗普要停止引渡,他们恐怕第一个不同意。

“五眼联盟”成员国分布,图片源于网络

第二个关口是拿下众议院的民主党。很多人误以为,特朗普属于共和党,与其对立的民主党,应该对中国比较友好。事实上,民主党支持自由贸易,其中不少人对华态度也比较友善,但是目前的大风向已经改变,众多民主党大佬在限制中国问题上,已与共和党达成一致。有些民主党大佬,甚至比特朗普更加敌视中国,比如南希·佩洛西。

佩洛西是民主党资深领袖,2007-2011年担任过众议院议长。11月,民主党在众议院中期选举获胜后,已经78岁的佩洛西有望再度出山,下个月就任新一届众议院议长。对中国来说,这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她自从政以来,始终对中国“高度不感冒”。

她曾反对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反对中国申办奥运会、反对中国对重大政治事件的处理,还一直批评中国人权状况,可谓不折不扣的“反华派”。她领导的民主党对此事持何态度,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民主党取得众议院主导权后,特朗普再也不能对民主党不管不顾。

特朗普在讲话中明确表示:“如果我干预释放孟晚舟,国会这群人肯定不依不饶,令人烦恼不休。”他干预的前提,就是民主党在众议院配合他,最起码不弹劾他。

佩洛西与特朗普对话时发生争吵,图片来源:The Hill

第三个关口是司法部部长。在我们看来,既然特朗普领导司法部,司法部长还是他提名的,那么总统说句话、下个指示,司法部还不得乖乖去办?可事实上问题没那么简单。美国司法部与总统之间的关系有点复杂。

一方面,美国总统有权力提名和解雇司法部部长,对该职位人选拥有“生杀大权”(需国会批准);另一方面,万一总统出了问题,司法部可以任命特别检察官,对总统进行调查,总统必须予以配合。而且,总统只能向司法部部长发号施令,不能越级指挥。如果司法部部长是个“刺头”,出于不同考虑坚决不执行命令,总统除了解雇别无他法。

当年,尼克松被爆丑闻后,司法部任命了特别检察官进行调查。尼克松非常不满,要求司法部长撤掉特别检察官,结果司法部长不同意,辞职了;尼克松又要求副部长执行命令,结果副部长也不同意,辞职了。第三位司法部领导按照总统行事,却又被法院判决违宪无效。

深陷“水门”事件的尼克松总统,图片来源:Press Herald

特朗普刚解雇的司法部长塞申斯,本来是他的倾力支持者,结果上台后以避嫌为由,就是不按照特朗普的指示,澄清他的“通俄门”事件。特朗普忍了一年半无计可施,最后找个借口将其解雇了。

此外,按特朗普的说法,司法部要求加拿大扣押孟女士,是国会反对派施压的结果,并非他自己下的命令。如果此事当真,说明司法部并非总统的“私家花园”,还会受到国会力量的左右。

当然,特朗普准备提名的新司法部长威廉·巴尔,曾经痛批针对总统的“通俄门”调查,对特朗普比较有利。如果他能通过国会批准上任,短期内应该会配合特朗普工作。

在加拿大这边,内部政治关系相对简单。加拿大政体继承英国,遵循议会至上原则。总理是国会多数党领袖,不会受到反对党派的致命掣肘。决定特鲁多总理介入此案的,主要是时机和中美关系的变化。

特鲁多总理对孟女士被扣押一事,有两个时间点可以选择介入,一个是美国递交引渡申请的初始阶段,另一个是司法程序走完之后,决定是否向美国引渡的法令签署阶段。

初始阶段,加拿大司法部接到美国申请后,按例应该向总理汇报。像美国一样,司法部也属于行政机构,是内阁下属的一个部门,必须接受总理领导。特鲁多有权力向司法部提供建议。从这个角度说,特鲁多称扣押孟女士纯粹是司法行为,并不准确。作为行政分支的组成部分,司法部接受美国引渡申请,应该是一个行政决定。

无论从加拿大利益,还是从中加关系来看,特鲁多同意司法部接受美国的引渡申请,显然并不明智。他们应该知道孟女士在华为的角色,以及华为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地位和在中美贸易摩擦中的敏感性。如果操作不当,可能会付出沉重代价。当然,加拿大是不是根据《引渡法》和美加引渡协议,必须配合美国的引渡行动,是一个可以专门探讨的问题。

现在,扣押已经完成,而且进入了司法程序(法院审理),特鲁多及其司法部确实暂时不能干预。这个时候要干预,就是破坏司法独立,违背加拿大的政治传统。他们所能做的,是静待美国反应。如果特朗普真的与司法部交涉,并且成功停止引渡,加拿大就可以“悬崖勒马”,立即撤销对孟女士的指控,并礼送她回国。

召开孟女士保释听证会的卑诗高等法院,图片来源:Brandon

反过来,如果美国按原计划行事,两个月内递交了引渡申请,加拿大就需要走完剩余的司法程序,再做最后决定。这些程序包括引渡听证以及当事人有可能提出的上诉,其中引渡听证是关键中的关键。这个司法过程十分漫长,短则几个月,长则几年。

孟案走完司法程序后,将转入司法部部长手中,由其签署引渡命令。司法部拥有一定自由裁量权,可以签署命令,也可以依据法律拒绝签署。这个时候,特鲁多总理可以提供建议。当然,孟女士如果觉得司法部命令不合理,还可以向法院申诉,最后由法院决定。

不过,真到了那个份上,说明中美关系已经极度恶化,加拿大必须在中美之间做出决断了。那将是一个极其艰难的决定,因为拒绝向美国引渡,就会得罪第一贸易伙伴;同意向美国引渡,就会得罪第二贸易伙伴,并惹怒华人社区,在明年大选中失去华人支持。

接下来,这个事件将考验三个国家的政治智慧。最后的结果,不仅将决定孟女士安危,也会深刻影响华为在加拿大的发展、中加关系的进展,以及中国高科技企业在全球范围内的拓展。

(胡家骏先生独家为FX168财经网提供专稿,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姓名,感谢配合!)

分享

相关文章

48小时/周排行

最热文章
  • 地址:香港观塘鸿图道51号保华企业中心2308室
    ©2018 FX168财经报社(香港)FX168 FINANCE NEWSPAPER CENTER
  • 网信认证AAA级企

    网信认证AAA级企

  • FX168财经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