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简切换您正在访问的是FX168财经网,本网站所提供的内容及信息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当地法律法规。

FX168财经网>胡家骏>正文

【中美关系】美国人真的对中国彻底失望了吗?

文 / Linda来源:FX168财经网

廣告
廣告

经过三年多交锋,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已经显露无疑,那就是以加征关税为筹码,要求中国购买美国产品、减少美国贸易逆差,推动中国进行市场机制改革,为美国海外企业提供良好经营环境。至于中国政治体制、人权状况和意识形态,都不在其关注范围之内。

不过,美国政治体制决定了,特朗普政府只能代表官方立场,而不能代表美国社会的整体态度,更不能代表在野党的对华态度。相反,美国社会以及在野党的言论,倒是往往会对官方政策形成一定制约。

本期专栏拟从民众、企业、学界和政党角度,分别阐释美国社会对中国的看法,希望更加立体、全面地认知美国。

普通民众

美国民众对中国的看法,这半年没有新的调查数据,只有去年8月底皮尤研究中心的报告可供参考。该报告显示,贸易战开启后,美国民众对中国持好感的比例较前年略有下降,从44%减少为38%。其中,30岁以下的年轻人持好感的比例相对较高,年纪越大的美国人,对中国持好感的比例越低。对中国持有负面看法的美国民众为47%,与前年相同。

2018年皮尤美国民众对华态度调查报告,来源:PRC

分项来说,62%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持有巨额美国国债,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27%的人认为比较严峻;58%的美国人认为来自中国的网络袭击问题非常严峻,29%认为比较严峻;大约50%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对全球环境的影响、美国工作岗位流向中国、美中贸易逆差以及中国人权问题非常严峻,34%-30%的人认为比较严峻。

将以上数据与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对照,可知两者高度重合。除了较少关注中国人权外,特朗普政府几乎呼应了上述美国人担心的所有问题。这意味着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并非无源之水,而是拥有深厚的民众根基。

长时段来看,美国民众对中国持好感的比例,从2012年起开始减少,下降至40%以下,只有2017年是个例外。也是从2012年,美国民众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的比例,一跃升至40%以上,2014年和2016年都达到了55%,开创最近13年来最高纪录。

将2018年数据放在2012-2018年期间中衡量,可知38%的好感比例位居第三,仅比2012年和2017年稍低;47%的负面看法比例位居倒数第二,仅比2012年稍高。

据此可以推论,美国民众对中国抱有好感的人数,在最近六年中算是偏高的,而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的人数,在最近六年中算是偏低的。也就是说,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并没有随着贸易战而出现恶化。

2018年皮尤美国民众对华态度调查报告,来源:PRC

大小企业

企业是由民众组成的,美国民众对中国的看法,都能在美国企业身上看到影子。他们对中国崛起带来的冲击同样深有感触,也希望美国能够抑制中国,继续保持自身强大。但是,各企业与中国市场的利益关联程度不同,思考问题的角度不同,对特朗普贸易战的支持力度,也就千差万别。

美国传统行业如钢铁、铝、煤炭、洗衣机、太阳能面板等,过去几十年来深受中国制造业冲击,或面临着中国产品激烈竞争,因而对特朗普加征关税积极支持。汽车产业的情况稍微复杂,工人觉得进口越少越好,是特朗普关税大棒的忠实拥趸;制造商则不愿看到成本上升,大多反对加征关税。

美国农业和高科技产业是两个时代的产物,一个代表了过去,一个代表了将来,但是两者都高度依赖中国市场,思考问题的出发点相近。2018年前,中国是美国农产品第一出口大国,半导体则是从中国市场获利最多的行业。在“中国营收占公司年收入比重”排行榜上,除了百盛和永利,前十名美国企业都集中在半导体领域。这种利益关联决定了农场主和半导体企业,在贸易战中不可避免地沦为“炮灰”,因而怨气满腹。

以沃尔玛、百思买(Best Buy)、柯尔百货、杰西潘尼、家得宝(Homes Depot)为代表的美国零售巨头,需要从中国集中采集货物,同样要承受贸易战造成的成本增加。6月中旬,多家美国零售商联名致信特朗普,要求停止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总之,连接中国市场的美国农场和各个产业巨头,都不希望通过贸易战解决问题,中小企业、工人、农民以及普通民众,则多支持特朗普的强硬政策。6月21日向白宫递交公开信,盛赞特朗普努力解决美中贸易失衡的“繁荣美国联盟”(CPA),就是后者的一个典型代表。该组织声称自己代表着410万个美国家庭的利益。

专家学者

7月3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傅泰林、美国前驻华大使芮效俭、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史文、前美国务院代理助卿董云裳和前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联合起草了一份致总统和议员的公开信,征得百人署名后发表在《华盛顿邮报》上。

《中国不是敌人》公开信,来源:华盛顿邮报

这份由学界和外交界人士发表的公开信,阐释了一种不同于特朗普政府的对华观念。该公开信认为,中国近年的内政和外交变化,确实对美国构成了严峻挑战,美国必须进行坚决和有效的应对。但是,中国没有对美国的生死存亡构成威胁,不是一个经济敌人,而且中国也不是铁板一块,很多官员和精英愿意采取克制、务实和真诚合作的态度。

在此基础上,傅泰林等人强调打击和孤立中国,并且向盟国施压,既不能有效阻止中国继续崛起,又会破坏美国的国际形象和声誉,并损坏所有国家的经济利益。最明智的选择是与加强盟国合作,创造一个支持其经济和安全目标的持久联盟,开拓一个更加开放与繁荣的世界,并允许、鼓励中国参与新的或修正后的全球机制。

显然,与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相比,美国学界和外交界对中国的认识相对乐观,并不认为双方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他们依然希望美国延续奥巴马时期的战略,通过团结同盟、和平竞争,而非贸易战和行业打压,维护美国的经济发展和国家安全。

民主党人

随着2020年大选党内初选拉开帷幕,美国民主党人的最新对华立场初露端倪。纵观这些党内参选人的演讲,可知其既有不能接受美中贸易现状的共识,又有各自不同的对华立场。

以桑德斯、沃伦为代表的强硬派,在国内议题上完全不同于特朗普,但是在对华贸易战上高度一致。两者都认为,应该充分利用加征关税、更新贸易协定等手段,维护美国工人利益。可以想见,如果桑德斯或沃伦竞选成功,美国内政可能会有所调整,但是对中国施加的压力,不会明显减少。

前副总统拜登、来自农业州的克洛布彻、来自高科技州的哈里斯等,则秉承民主党传统理念,反对动用关税解决问题,而是主张与盟国进行合作,迫使中国改变“不公平贸易”。他们的主张,似乎比较接近奥巴马政府酝酿TPP协定时的思路。

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来源:维基

唯一的华裔参选人杨安泽、年轻的布蒂吉格等,还没有明确其对华政策。前者只是强调美国不要疏离盟国,不要过度参与海外争端;如果他当上总统,拥有与中国打交道的先天优势。后者不赞同中国政治经济体制,也强调必须改变“不公平贸易”,但是反对毫无计划的关税战。至于具体怎么做,杨安泽和布蒂吉格都语焉不详。

从以上分析来看,美国社会对中国的负面看法确实在上升,多数人都认为中国对美国经济造成了伤害。受这种负面看法的推动,各个总统参选人制定的竞选纲领,都不得不抛出“中国威胁论”,显示自己在贸易逆差、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岗位流失等问题上的强硬姿态。他们的区别,主要在于如何应对,即像特朗普那样直来直去,还是像奥巴马那样迂回限制。

不过,我们也应该看到,美国社会并没有完全对中国失去信心。毕竟还有接近40%的美国民众对中国抱有好感,还有很多专家学者认识到中国拥有克制、务实、合作的一面,不少总统候选人也主张以和平竞争方式,而不是以直接压制的方式进行对抗。

目前阶段,美国对华外交完全取决于特朗普,而特朗普相信的,又是以莱特希泽、库德洛、博尔顿、纳瓦罗等人为代表的鹰派智囊,上述温和派声音很难进入决策圈。只要特朗普在台上,中美之间的碰撞就少不了。但是,长远地看,美国选举政治决定了,温和派仍有发挥效用的余地,毕竟特朗普连选连任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

(胡家骏先生为FX168财经网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姓名,谢谢配合。FX168专栏投稿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观察视角,不代表FX168立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

分享

相关文章

48小时/周排行

最热文章
  • FX168财经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