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简切换您正在访问的是FX168财经网,本网站所提供的内容及信息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当地法律法规。

FX168财经网>英伦金融圈>正文

阿根廷又回到老路上 这是有多无奈?

文 / 星晴来源:FX168财经网

廣告
廣告

本周,各大外媒都报道了一则消息——阿根廷恢复外汇管制。四年后又重回老路,几乎每一篇报道都透着无奈和惋惜。

四年前,当时的新任阿根廷总统马克里正意气风发。维基百科里说,他是自1916年以来阿根廷首位由民主选举产生,既不属于反对庇隆主义的激进公民联盟、也不属于庇隆主义政党正义党的总统。他也是阿根廷有史以来第一位通过赢得两轮投票制而当选的总统。

去除包括外汇管制在内的经济干预,正是帮助他创下辉煌竞选战绩最重要的政策,也是在之后一段时间里马克里最为人称道的政绩。

对于外汇管制,我们可能并不陌生。但当时的阿根廷人民正因此处于水深火热——本土的通货膨胀高达20%。通货膨胀的正常速度在2%左右,想象一下,物价以我们现在10倍的速度上涨,刺不刺激?关键是你手里的钱、以及存在银行里的钱正迅速变得不值钱。然后政府还不让民众把手里的阿根廷比索换成美元之类的低通胀货币。

只能坐等自己变穷,想想都很绝望。这时候,曙光来了。马克里宣布将废除资本管制。选民们看到了希望,自然能坚定地做出选择。

马克里当选后,不仅撤销对换汇的管控,还取消了前任政府对许多商品的价格控制,彻底还市场经济以自由;同时命令央行设立通胀目标,用正常的货币政策加以调控。另一方面,他的政府还和之前的违约债券债权人商定新的协议。一切都在回到正轨。

不仅阿根廷人民看到了希望,海外的投资者也是。回想当时,正是新兴市场大热。阿根廷的新政带来了新气象,这让华尔街激动不已。2016年,摩根大通老总杰米·戴蒙盛赞:“阿根廷可以成为当今世界的典范,看看一个好的领导人实施好的政策,可以让一个国家发生什么。”

那个时候阿根廷的资产有多火呢?《经济学人》举了一个例子:阿根廷曾经发行了一支100年的债券,利率只有8%!敢发这样的债券,是谁给了你自信?答曰:投资者。

但现实不会照着剧本走。到了去年,情况急转直下。

其实最初的欣欣向荣是有条件的。2015年-2017年,全球经济一片大好。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2017年,全球只有13个国家处于经济衰退,数量为2007年以来最低。同时各国几乎都处于史无前例的超低利率。充足的资本加上低廉的借贷成本,对于阿根廷这种急需外力相助的国家来说,无疑都是利好。

但坏消息随之而来——美联储开始加息了。2017年,美联储加息了三次,2018年又加息了四次。美元上涨,美元债券的付息和还款也跟着涨。许多新兴国家都因此遭了殃。

相关阅读:危机再现 当“崩盘”流行起来......

外部的大环境也在恶化,美国发动贸易战,经济周期“魔咒”当前,世界大国的经济都乌云罩顶,“金主”们对于阿根廷这种风险资产更是避之唯恐不及了。

阿根廷比索迅速贬值,阿根廷央行在短期内迅速多次加息(8月31日上调至了创记录的60%),即便如此,货币和债券都还是止不住的“崩”。

债券违约、资本外流、货币贬值、物价飙升、经济收缩难以偿还债务,这个可怕的恶性循环又来了,让刚刚喘一口气的阿根廷经济重回困境。

马克里也是真没招了,只能求IMF来“救火”。IMF最后给批了570亿美元,是该组织有史以来最大一笔。马克里为此答应了实现“财政零赤字”的条件。而这意味着阿根廷未来几年里都要面临紧缩的财政政策。

这让阿根廷人民对马克里彻底失去了信心。在8月中旬的大选初选中,马克里大比分败给了他的庇隆主义对手。相对于极右翼党派,资本市场显然更偏爱亲商的马克里,他的失势引发了新一轮的抛售潮。短短半个月,比索暴跌了约1/4,阿根廷债券下跌了近40%。

为了控制汇率,堵住资本出口,阿根廷政府在9月1日宣布实施外汇管制。每人每月仅可购买1万美元,出口商必须在5-15天内汇回收益。

四年后,亲手恢复自己废除的制度,想必马克里也只能叹一句“时也、运也”。这也使得他在10月份的最终大选中胜算微乎其微。

马克里要走了,阿根廷人民的生活还得继续。目前来看,马克里这个“不得已而为之”的举措暂时堵住了洪水——比索上周涨回了6.6%,阿根廷债券平均上涨了10.7%。

新兴市场投资公司Ashmore研究部总监Jan Dehn称,目前的资本管制加上债券偿付期延长政策“应该会放缓对美元的需求,增加政府偿还债务的能力。”

实际上,冰岛、希腊和塞浦路斯都实施过行之有效的资本管控政策。但前提是,国家本土经济尚属平衡,且管制适当。

对于阿根廷来说,一方面,其经济还远没有达到平衡状态;另一方面,这个管制政策目前看来并不过分,但如果是要打“持久战”呢?

有调查表明,2011年-2015年阿根廷实施严苛的全面管控时,有10%的阿根廷成年人都会在黑市上买美元,受教育的城市中产阶级有一半会这样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上面的政策因此更加严苛,下面的对策则相应更加疯狂,这似乎又是个死循环。

还需要注意的是,这次打败马克里的费尔南德斯竞选伙伴正是马克里的前任。所以人们担心,阿根廷又会回到四年前的老路上。

瑞银全球财富的新兴市场策略师Alejo Czerwonko说:“我认为现在的平静不可能是波动性的终结。”“马克里总统很快会下台是阿根廷和债权人协议的重大障碍。”“不确定性至少会持续到12月10日——下一任阿根廷总统上台之日。”

现在,阿根廷人民只能期待,他们能迎来新的曙光。

分享

相关文章

48小时/周排行

最热文章
  • FX168财经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