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简切换您正在访问的是FX168财经网,本网站所提供的内容及信息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当地法律法规。

FX168财经网>英伦金融圈>正文

疫情冲击人类社会 这个领域却注定进阶

文 / 星晴来源:FX168

廣告
廣告

新冠病毒疫情正冲击着人类社会,很多行业因此遭受巨大损失,岌岌可危,权威机构预期全球将面临19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与此同时,另一些行业则迎来危机中的机遇。

比如网上购物——禁足在家的人们无法出门购物,只能选择在家上网购买生活用品。即便封锁解除,只要感染病毒的风险未除,电商就依然拥有相对于实体店的优势。虽然电子购物早就已经兴盛,但此次的疫情让消费者更加依赖这种减少人与人之间实际接触的购物方式,并由此形成更为坚固的购物习惯。

而相比网上购物,某些领域正在以不那么容易察觉的方式改变着我们的生活。其中最突出的当属数字监控追踪以及与其相关的数据提取分析。

这一领域的技术应用实为人类对抗病毒的有效武器之一。当有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通过技术手段确定他所接触过的人群,然后通知他们进行检测;或者在封锁中监控谁违反了禁足规定;甚至可以分析报告症状的人群数据,提前定位疫情可能爆发的地区——这些都能够实现更及时地对病毒进行围追阻截。

在此次疫情中,类似的技术得到了大力的开发。疫情最先爆发的亚洲国家最早开始应用这些技术。中国推行的“支付宝健康码”app用绿色、黄色和红色来代表使用者的健康状况,将其作为在本地区出入通行的电子凭证。香港向海外入境者分发一种手环,连接到名为“居安抗疫”的app,用于登记隔离地址。新加坡的TraceTogether(共同追踪)app软件通过蓝牙寻找曾经与确诊者在两米距离内接触超过半小时疑似人群。

在美国,苹果和谷歌公司都已宣布向类似软件开放他们的移动运营系统,让安卓和苹果手机都可以安装这类app。即便是欧洲一些最注重隐私的国家也不例外,这些政府收集电信数据、启用无人机,并复制亚洲的接触追踪软件。

英国就是其中之一。实际上,英国人一直小心地捍卫着自己的隐私权,他们在十年前就坚决废除了工党提出的身份证计划,还在13年前因担心政府会追踪自己的行程而否决了过路费计划。汽车里的行车记录仪被他们形容为“恐怖”,很多人因此减少了不必要的开车出行。但这次,对于英国政府将引入的追踪手段,却没有多少人提出异议。

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上周宣布政府正寻求开发一种手机软件,允许人们记录自己的症状,如果他们接触过的其他用户生病,就会收到警报。除此之外,很多英国人正在自愿使用这类软件。一款名为Covid Symptom Tracker(新冠症状追踪器)的app使用者已经超过200万人。这款软件的开发团队来自英国伦敦国王学院,他们通过对使用者的数据分析得以找到不少官方数据所无法显示的结论。

而这些应用软件在疫情中能够迅速开发应用,得益于智能手机、云计算、大数据等等早已蓬勃发展的技术。线上新闻媒体截距(The Intercept)就形容说,获知定位或预期行为的能力对于硅谷和五角大楼而言都是无价的,无论是为了推销墨镜还是发射导弹。只不过这次的疫情可能为这些技术打开了另一扇门。

像已经融入我们生活中的搜索引擎技术,科学家们就发现了一些针对疫情很有价值的信息。伦敦大学学院(UCL)的计算机科学家Vasileios Lampos和其他研究者发现,通过一些相关症状的搜索——失去嗅觉、发烧以及呼吸急促——可以追踪世界上疫情即将爆发的地区。

有报道指出,在4月4日之前的一周里,美国搜索“我闻不到气味”的人群集中在纽约、新泽西、路易斯安那和密歇根,而这也正是美国疫情最严重的四个州。在意大利疫情暴发前,搜索“non sento odori”(意大利语:我闻不到气味)的人数明显飙升。

你不得不承认,相比让政府官员们开着车寻找接触过确诊病患的人群或者实施封锁政策,电子监控、数据追踪和分析显然要有效的多。

这让人想起“911”事件后谷歌创始人之一——谢尔盖·布林德反应。根据一位前谷歌员工的描述,当时他冲进公司总部,想着能够通过搜索记录找到恐怖分子的身份。布林德意识到,从那时起网络就不再仅仅是工具,它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一大部分所在的人造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存在着大量有价值的数据,谷歌可以成为潜在威胁或异常事物的探测器。

当年谷歌要找到的敌人是恐怖分子,如今全人类则要面对病毒这个劲敌,也就注定了监控领域的发展会再上一个台阶。

一方面,如今的疫情还具有太大的不确定性。拿英国来说,伦敦大学学院全球健康研究院教授科斯特洛最近表示,现阶段的这波疫情过后,预计还会有五、六波疫情,直至疫苗问世。也有预测称英国的“社交距离”政策可能要持续两年之久。只要需要控制疫情,可以尽早找到病毒并狙击它们的监控技术就必不可少。

而当新冠病毒疫情过去,人类需要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对其他种类的流行病毒疫情爆发防患于未然。比如上述提及的搜索引擎运用。如果在某个地区有一批人都在网上搜索相同的症状,足够强大的算法就可以在科学家判定之前捕捉到疫情暴发的前奏。

因此,所有这些相关的技术发展并不会因为疫情的结束戛然而止,而是会成为一种新的“常态”。

但监控行业的进阶有收益也有风险。随之而来的可能有许多快速发展的新兴科技所带来的问题。正如谷歌、推特、脸书这些科技巨头壮大后所产生的数据滥用问题,当监控领域更多地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个人如何保有自己的隐私,以及他们被动提供的这些数据是否会被滥用,已经引起了不少专家的担忧。

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首脑Ron Deibert就表示:“我想我们真的应该警惕,确保能有恰当的保护就位,因为滥用权力的可能是极大的。”

对此,专家提出,可能的解决方案包括具体监控目标和方式由卫生部门官员决定,以确保只收取对控制疫情有用的数据;比较控制疫情相关的监视和由此付出的代价,从而进行平衡;给相关的监控设置有效期;规定获取数据的具体用途等等。像欧盟现在就规定,使用追踪新冠病毒的移动软件应为自愿性质,并且需要被国家卫生机构批准。

总之,这是一个空前的非常时期,我们无法以史为鉴,在技术发展方面也如是。十年前,我们无法想象在随处可见的摄像头下生活,或者轻轻一动手指就透露出关键的个人信息。自此以后,我们将不得不接受更多难以置信的改变,特别是,人类将需要更依赖网络、数据构成的“人造世界”,需要更多地在便利与隐私、自由与安全之间进行权衡。

分享

相关文章

48小时/周排行

最热文章
  • FX168财经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