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简切换您正在访问的是FX168财经网,本网站所提供的内容及信息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当地法律法规。

FX168财经网>英伦金融圈>正文

19亿欧元“不翼而飞” 老总被抓 这家德国公司“坑惨”股东

文 / 星晴来源:FX168

廣告
廣告

最近欧洲金融界出了件大事——德国支付处理和金融服务提供商Wirecard爆出丑闻,账面上的19亿欧元不翼而飞,其CEO因涉嫌造假账和市场操纵而被捕。

案情浮出水面 老总迷之操作

事情起源于上周四,原本作为德国上市公司的Wirecard应该发布财报,但它的审计公司安永突然发现找不到账面上的19亿欧元,因此紧急取消了财报的发布。

这19亿欧元根据记录是被存在菲律宾的黄金银行(BDO Unibank)和菲律宾群岛银行 (Bank of the Philippine Islands)。但两家银行都否认Wirecard是他们的客户,并声称Wirecard所出示在他们银行存款的证明文件是伪造的。

BDO首席执行官Nestor Tan愤慨地说:“看来是有一位无赖的雇员制造了错误的证明,根本没有钱流进流出。我们银行的名字被利用了。”“我们不认识这些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如何能利用我们的名字。这些账户根本不存在——就是这样。”

有知情人士称,BOD因此开除了两名市场部高层,据说是他们伪造了向安永出示的Wirecard存款的证明。菲律宾央行随即对此事展开了调查。

而此时Wirecard这一方的反应也是让人十分困惑。其创始人及CEO马库斯·布劳恩 (Markus Braun)先是于周四晚间在油管(Youtube)上发了份视频声明,声称“不清楚”为什么两家亚洲银行说提供给安永的确认文件是伪造的。(现在这一视频已经被删除)

周五,布劳恩宣布辞职,他说,市场对于Wirecard的信心“已经被深深撼动”,还表示公司有“出色的科技和足够的资源来走向一个伟大的未来”,而“我不想阻碍这个未来”。

到了本周一,Wirecard发布了一份声明:“Wirecard管理委员会在进一步审查的基础上进行了评估,认为有很大可能所谓在银行里托管的19亿欧元并不存在。”

周二,布劳恩自首,德国警方将其以涉嫌造假账和市场操纵的罪名被捕。那他此前又声辩“在这起大规模的欺诈案件中,Wirecard已成为受害方”,到底是“垂死挣扎”还是另有隐情?

在多数人看来,应该是前者。据报道,布劳恩在上周卖出了自己手中的大部分Wirecard股票,价值上亿欧元,持股比例一下从7.1%降至2.6%。

这位一度被认为是极具远见卓识的大亨一夜之间声名狼藉,Wirecard这颗他在20年前一手创立的德国金融科技业之星也迅速陨落。

对于这家每年处理数百亿欧元支付转账的公司来说,名誉的损失无疑是致命的打击。现在毕马威正在对Wirecard前几年的报表进行“特殊审计”,他们声称无法确定这些账目的真实性。

人们还猛然想起,其实早在去年10月份新加坡警方就对Wirecard的亚洲总部进行了突袭检查,当时有人密告Wirecard的账目有问题。

这下,Wirecard的所有过往,尤其是布劳恩的言行都受到了质疑。有人指出,布劳恩曾经宣扬Wirecard走在科技前端、用人工智能处理数据,但实际上Wirecard的员工还在手工整理客户记录。

股价暴跌、生存成疑 遭殃的不止股东

到了如此地步,股价暴跌是免不了了——从上周四丑闻爆发到现在,Wirecard的股价降低了85%,市值从两年前被纳入DAX30指数时的240亿欧元降至如今的不到20亿美元。

Autonomous Research分析师Josh Levin周一将他对Wirecard的预期目标价位从39欧元下调至0。(目前股价为14欧元左右)。他警告说:“当事情处理完毕,股票持有者将分毫不剩。”

Wirecard的股东们无不怨声载道。德国最大资产管理公司DWS是Wirecard的十大股东之一,他们表示已经就遭受的损失起诉了Wirecard和布劳恩。同为十大股东之一的Union Investment也表示在考虑法律诉讼。

而加入Wirecard第二天就临时接任CEO的James Freis面临的问题不仅是投资者的起诉,还有公司的生存。

Wirecard在上周五声称,正在就一笔20亿欧元的贷款和贷方进行“建设性的协商”。根据合约规定,如果Wirecard无法按时登记经过审计的2019年账目,贷方有权终止贷款。上面提到把Wirecard股价预期定为0的分析师Levin几乎肯定地说,如果Wirecard无法给出创造切实现金流的可行方案,贷方不可能延期贷款。

现在穆迪已经把Wirecard评定为垃圾债券。

Wirecard管理委员会称:“Wirecard正在评估公司持久融资策略的选项。同时公司也在检测一系列可能的进一步措施来确保企业的运营,包括成本降低、重组、暂停或终止一些部门和产品的运营。”想必Wirecard的员工们正人人自危。

另一方面,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德国的监管部门也受到了质疑。实际上,去年年底曾有空头因账目问题“狙击”Wirecard,德国金融监管局(BaFin)还首次针对公司个体下下达了暂时禁止卖空的命令。

到如今,德国金融监管局主席Felix Hufeld不得不出面坦承:“这完全是场灾难。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遗憾。尽管有很多暗示可以发现事实,这始于高级管理人员的彻底失败。它涉及到无法挖掘真相的众多审计师,还涉及包括我自己在内的一系列私人和公共实体,他们未能有效地阻止此类事情的发生。”

然而,很多人认为监管部门只是低头认错显然不够。对冲基金TCI Fund Management这次卖空了1.5%的Wirecard股票,应该获利不菲,但其创始人Chris Hohn仍然质问:“为什么德国银行监管机构不撤销Wirecard银行部门的执照?为什么德国金融服务监管部门不撤销他们支付处理商的运营执照?”

德国金融监管局主席Hufeld说:“我们不知道今天的事实,没有人切实知道今天的事实。现在我们正处于危机模式。”

无论如何,德国这家金融科技巨头立了20年的招牌算是砸了,被牵累的还有将它纳入前30大盘股的德国股市、为它做了十几年审计的安永,以及一度“护犊子”、如今却啪啪打脸的德国监管机构。也难怪德国媒体Bild会把这起事件称为”德国经济史上最大的账目造假丑闻“了。

分享

相关文章

48小时/周排行

最热文章
  • 地址:香港观塘鸿图道51号保华企业中心2308室
    电话:+852 35000832
  • FX168财经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