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168财经网>企业>正文

富曼欧潘福平:土耳其货币危机启示录

文 / womeng来源:FX168财经网人物频道

广告
广告

  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公布要增加对土耳其的关税后,土耳其里拉在短短几小时内暴跌了近17%。更糟糕的是,从今年年初算起,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已经跌去了40%。

  这是什么概念?如果用美元来衡量一个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的话,就意味着这个国家财富瞬间蒸发了40%。而土耳其是一个正在“奔发达”的国家,多年来其经济增长率一直保持在6%以上。由于土耳其出色的经济增长,2007年,日本学者提出了包括越南、印尼、南非、土耳其与阿根廷在内的“展望五国”(VISTA)概念。2017年,土耳其人均GDP达到10512美元,比中国的人均8643美元还要高出一截。最好的时候是在2013-2014年间,土耳其的人均GDP超过12000美元。离发达国家的标准只有一步之遥了。

  此后,土尔其里拉一路走软。尽管经济也还保持着7%以上的增长,但抵消不了汇率贬值的速度。因此,以美元计价的GDP不涨反跌了。

  今年以来土耳其里拉的崩盘式贬值,意味着土耳其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进程被拦腰打断。据统计,从1960年的101个中等收入经济体中,只有赤道几内亚、希腊、爱尔兰、以色列、日本、毛里求斯、葡萄牙、西班牙、波多黎各、新加坡、韩国、中国台湾和香港13个经济体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经济体。

  尽管今年以来的土耳其里拉贬值与“美土争端”有关。但事实上,最终让土耳其里拉倒下的不是美国,而是土耳其自己。

  客观的说,尽管埃尔多安执政风格有强势、专横之嫌,但在他执政的十几年间,在经济上也还是交出了一份靓丽的答卷。期间,土耳其的经济增长率大部分时间超过6%,最高达到11%,跑赢了绝大多数中等收入国家。

  但是,埃尔多安刺激经济增长的手段却简单粗暴:印钞!从2003年至今,土耳其的M2整整增加了24倍。而且,他视利率为万恶之源,长期维持低利率政策。在借贷成本低廉的环境下,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资金都大举投入到土耳其,因此土耳其的经济成就于是立竿见影。

  这些资金绝大部分都去到了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领域。伊斯坦布尔兴修了豪华的机场,全国兴建了长达3000公里的高铁,公路、酒店、大型体育场馆焕然一新。政府为兴建基础设施大举借债,其中相当部分是向境外的银行举债,计价货币都是美元及欧元。这些外债占到GDP的53%。

  房地产业风光无限。随着土耳其经济的一路上涨,房地产价格指数进入全球房价指数前十名,年均房价涨幅达到18%。房地产成为土耳其的支柱产业,占国民经济的9%左右。

  大量的货币增发引起了物价飞涨,到今年7月份,其通货膨胀率创下近年来新高,达到15.88%。通货膨胀率带来了市场利率的飙升,2017年底其银行利率一路飙升到17.75%。

  土耳其的货币危机引起国际金融人士的重视。大家担心这场危机会不会蔓延至欧洲,引发欧洲银行业的危机。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欧洲有大批银行向土耳其提供贷款,危机的爆发会严重侵蚀其资本金,威胁到其安全性。如果有银行因此破产,引发连锁反应,那后果不堪设想。因此,事态的严重性,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但更让人反思的却是土耳其货币危机对中国的镜鉴意义。有人担忧,中国与土耳其一样面临着货币超发、房地产泡沫、政府及企业高负债等问题,同时也与美国不睦。如果特朗普的一则推特都可以让土耳其里拉瞬间崩盘的话,中美之间的若刺刀见红地打起来,人民币会不会“悲剧再现”?

  尽管这种忧虑有一定的现实因素,但我们必须看到,中国的经济与土耳其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首先,体量相差甚远。土耳其人口不到8000万,GDP总量为8000多亿美金。而中国人口13亿多,GDP总量12万多亿,是土耳其的15倍。

  其次,经济结构不同。中国经济制造业基础强大,产业体系非常齐全,在新经济和高科技领域也有很强的动力。而土耳其主要以旅游业为主,制造业薄弱,国内的商品大量依靠进口。

  再次,土耳其居民储蓄率很低,投资主要靠外资以及外债。中国居民的储蓄率在全球也是排在最高的。中国政府及企业的债务也主要以内债为主,受美元汇率的影响比较小。

  此外,中国是贸易顺差国,土耳其是贸易逆差国。中国的外汇储备无论从绝对数量还是与外债的比例来看,都比土耳其高出很多。

  最后,也是很重要的,土耳其里拉是完全自由兑换的,不存在外汇管制,而人民币目前面临着非常严厉的外汇管制政策,还难以完全自由兑换。

  因此,中国不存在像土耳其那样“货币崩盘”的现实基础,尽管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也处在不断贬值的过程中。

  但是,土耳其的“增长经验”确实能提供给我们不少反思,可以帮助我们选择更好的经济发展路径。我的想法如下:

  其一,汇率的相对稳定对于一个国家的经济长期发展非常重要。尽管汇率与币值不完全相同,汇率贬值也不一定意味着国内的实际购买力降低,但在开放的全球经济体中,汇率的贬值很容易就从外部传染到内部,引发通货膨胀,削减民众的消费能力,从而拖垮经济。因此,那种希望通过人为降低汇率来获取贸易优势的做法是不足取的。

  其二,要避免陷入地缘政治危机。土耳其里拉的贬值主要是自身经济政策方面的原因,但其突然崩盘,却是因为地缘政治因素发挥了作用。土耳其近年来与欧盟、俄罗斯、美国、以色列以及周边国家关系都有摩擦,其是非对错非本文讨论的范围,但客观的结果是处处树敌,朋友翻脸,伙伴寒心。这大大地动摇了国际投资者的信心。

  其三,要摆脱对货币超发及债务的路径依赖。货币创造不了财富,这本来是经济学中的一个常识。但是,世界上靠“印钞”来刺激经济的国家太多了,土耳其不是唯一的前车之鉴,更严重的案例还有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适度地举债可以提高经济效益,但过高的财务杠杆最终会把债务人压垮。一句话,出来混,都是要还的。中国要摆脱大水漫灌式的货币政策,要坚定不移地继续去杠杆,道路依然很漫长。

  总之,土耳其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快速增长的国家依然可能被一些不可预料的因素打断其发展进程。当初的拉美、东南亚都有过这方面血淋淋的教训。但愿土耳其能够涅槃重生!

   (作者潘福平为富曼欧资本董事长,全球CEO财富俱乐部常务副会长,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弘孝基金管委会上海服务中心主任)


分享

相关文章

48小时/周排行

最热文章
  • FX168财经APP下载